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回想】(01)【作者:塞利西亚】
【回想】(01)【作者:塞利西亚】
字数:5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话

  想必很多人都有着这样的经历,寂静无人的夜晚,躺在床上,想睡却又无法入眠,此时,大脑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起来。

  我们的小泽同学也是这样,深夜,因为转天的课程很早,所以即使不困,小泽也早早地躺在了床上,但是却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所以小泽也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天文地理,时事要闻,各种各样的事情在小泽的大脑里迅速飘过,小泽期盼着如果多思考思考,说不定就会让大脑觉得累了,从而犯困睡觉了呢。

  不过呢,小泽也算是二十多岁的老年人了,最近一两年,也开始喜欢回忆起来,想想自己小时候干过的糟事,又或者种种美好的回忆,时常想起这些,小泽也自嘲的笑了起来。

  『说起来,出来留学也算是快四年了啊,真快啊……』小泽感慨起来时间不知不觉间的流逝。

  『要是以后家里人的朋友要是问起来各种留学的建议,我该怎么回答呢……』反正也是胡思乱想,小泽想到哪就是哪,不过说实在的,这也算是留学狗们要面对的其中一种共同的问题吧。

  『说起来我们学校啊,那就得说那节课了啊……』小泽想着想着,就回想起他所在的学校所特有的课了,至少是他所知道的学校中,特有的课吧。

  那还是两年多前,小泽入学没多久的时候……

           ***  ***  ***

  「我说原哥啊,这个老师怎么样啊。你不是上过她的课么?」

  「她啊,还算是比较宽松吧,之前我们上的时候还可以吧,不过今年听说学校管得严了,不知道这节课会不会受影响吧。」

  上课前夕,小泽和他的室友兼这节课的同学,名为原哥的好友,在路上谈论着接下来的课程。

  「不过我跟你说,我们都管她叫做卡萨丁,也就是鸡巴脸。」路上无聊,原哥也说起些他们之间的趣事了。

  「哈?为啥。」

  「因为她的名字啊,中文算是卡珊迪?反正是那谁给起的,毕竟他的卡萨丁还不错,所以就谐音给起了这么个名字。」

  「行吧……」小泽无力吐槽

  随后进入教室,小泽见到了这位人送外号卡萨丁的老师了,嗯……我们还是叫她卡老师吧。

  卡老师还算年轻,三四十岁的样子,皮肤么,也还算可以,不过身材就有些走样了,毕竟欧美人嘛,上了一定年纪,都会这样,皮肤变糙,身材走样。剩下的,也就算是有头棕发还算可以。

  不过人看起来还算和善,应该是一名好说话的老师吧,小泽心想。

  顺带一提,教室里还有一些别的留学生,毕竟这节课或者说,这节课的这一个班,是专门给留学生的班级,毕竟相比本土学生,留学生的英语会差上不少。
  「啊……没有女生么,还有这么多沙特的啊……」随着上课时间的临近,再没有更多的学生进来,小泽也向着原哥吐槽道。

  「好了,看样子所有学生都来了,请把你们的学生卡都收起来,放在你们的裤裆又或者踩着都行,请不要让她们出现在桌子之上。」

  不得不说下,小泽的学校还是比较有钱的,毕竟也是一个私立大学,还是个教会学校,虽然宗教气氛非常的淡吧,所以学校的人口资源还是来源很广的。总之,学校为每个学生都配发里一张学生卡,让一名赠与的随身侍从挂在项圈上以随身携带,毕竟学生卡丢了重做的话要二十美元呢,钱再小也是钱啊。侍从?那有啥可说的啊,在学校随便领就好了,反正人口资源多的不像话,坏了再领一个就好了啊。

  毕竟第一节课,要给教授一个好印象,所以各位同学很听话的让自己的侍从趴在桌子底下,当然,有的同学是让侍从含着自己的阴茎,毕竟课程很长,一直听课这样会很无聊的。当然,小泽是个好学生……至少刚开始装装样子嘛,所以小泽也只是让自己的侍从躺在地上,让自己的脚能够在侍从的身上随意摩擦解闷。
  然后就是各种自我介绍啊,卡老师对于这节课的各种介绍啊之类的。反正也没什么意思,这节课就这么晃晃荡荡的过去了。

  当然,卡老师也是教了不少有用的东西,不过毕竟时间很久了,原话谁还记得住啊,所以只能大概意思了。

  这节课的主旨就是要教会学生对于自己人的这一身份的认识。毕竟现在人口资源泛滥,各种各样的侍从奴隶充斥着整个社会,想要干什么都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口资源提供给人们,当然,性方面的也就变得非常非常随意了,毕竟如果按照人类的生物性类比的话,人口资源只有等同于人类女性的生物性状。

  不过呢,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脑子不知道犯了什么病,想要放弃自己人的身份,去加入人口资源的行列当中,这就可给政府们带来难题了,毕竟人口资源随意生产,要多少有多少,但人就不行了啊,几十年的培养就想变成一文不值的人口资源,那谁愿意啊,就算是人如草芥的古代,人都是非常重要的资源,更何况人命大于天的现代呢。所以从大学开始,这个思想最不好管控的地方,政府们开始施加影响。

  随之而来的就是小泽现在所上的这节课了,当然,因为地域的不同,各地的学校都会用不同的方式教育这一点,小泽的学校就是这种名为核心课程的课,只不过顺带加入了一些对于本校的讲解。

  之后的课程也没什么可说的,无非就是读文章当作业,写一些读后感啊之类的。

  当然,对于小泽这种实际上懒癌的患者,想要他主动写作业是很困难的,不过有侍从的服侍,小泽也只能打起精神来开始看文章,毕竟侍从也算是学校发的,还是会用自己的动作提醒自己的主人该写作业了。

  不过有一篇文章,小泽的印象挺深,因为这篇文章很有意思。

  这篇文章主题是研究Acirema这个地区或者说国家又或者说部落的文化,毕
竟没有中文,小泽就叫它阿卡瑞玛。据说关于阿卡瑞玛的研究文章也是有很多的,卡老师就选择了一篇比较全面的。

  文章很长,小泽花了好久才看完,不过吐槽还是很多的,比如这个阿卡瑞玛国家,用着各种植物的叶子啊产物啊之类的,甚至还都动物的皮毛去制作衣服。人们都很喜爱干净,似乎洁净是他们的一种文化,而且每家每户都有一个自己的圣所,专门用来清洁自己的身体……

  真是的,爱干净还不错,他们的衣服……这是原始人么,小泽心中不免对阿卡瑞玛的评级降低了不少……

  还有别的方面,阿卡瑞玛似乎是实行类似于奴隶制的制度,每个阿卡瑞玛人都有数不尽的各式各样的奴隶服务于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啊,奴隶制啊,真是落后……

  阿卡瑞玛的人民每天都处在各种的交配行为当中,不管是外面,家里,阿卡瑞玛的男性很喜欢将自己的生殖器插进别的地方,但是,他们的交配行为并不是跟他们的配偶,而是和别的生物或者说物体进行……

  卧槽,可以的,这帮阿卡瑞玛人真是牛……

  阿卡瑞玛大部分人都信奉着宗教,但他们的宗教有着严重的分裂,同一宗教却有着各种不同的教派……

  这都行?没有宗教战争么……不过宗教啊,有没有圣女之类的啊……

  阿卡瑞玛的人们……

  不过说实在的,这是哪啊……

  小泽自认为地理知识还是很好的,但他却从未听说过这么个名为阿卡瑞玛的国家,不,应该是部落吧,小泽默默的鄙视着这么落后愚昧的地方。

  只不过当小泽合上文章开始写作业时,小泽看着阿卡瑞玛的名字突然疑惑起来,Acirema……

  这他妈不就是America反着拼么!这他妈不就是吐槽美国么!

  当小泽发现这一点后,他好气又好笑,实在是说不出来话来……

  什么洁净圣所,那不就是厕所么,奴隶制,随意的性交,那不就是人口资源么……

  小泽虽然有着股发现自己被耍了的怨气,但又实在是没法埋怨谁时,只能把自己的侍从抱过来,开始疯狂的抽插自己的侍从,释放这股哭笑不得的怨气,也算是聊以自慰吧。

  「该死的,居然是这样……」

  「啊……啊……啊……」

  「不过真是有意思啊……」

  「啊……啊……啊……」

  「啊,操,真的是,就不能有点别的叫春的反应么……」

  「啊……啊……啊……」

  「……操……」

  人口资源之所以是人口资源,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她们实在是太笨了,人类的知识她们怎么也学不会,甚至就连叫春,也只能重复的啊啊啊。

  十几分钟后,小泽顺利的射了出来,毕竟小泽只是发泄下郁闷而已,而且作业还没写呢,所以也就没有再来几发的意思。

  打发走侍从让她自己去擦擦后,小泽开始了与作业的鏖战……

           ***  ***  ***

  这节核心课程,小泽和同学们也习惯称之为作文课,毕竟这节课一个学期要写三篇大作文,真的是很烦啊。

  其中一篇作文,小泽印象深刻,相比于其他两篇,这篇文章小泽觉得最有意思。

  整体来讲,这也算是学校的私货吧,毕竟是教会学校。

  顺带一提,每天上午的大课间,学校的教堂就会举行礼拜,每次都会有不同的女学生在台上用着各种各样的姿势用十字架进行自慰,带领大家说出自己内心的罪过,并祈祷着神的原谅。当然男学生也有,只不过是这会男学生和任意一名在校女生进行性交来引领众人的祷告,不过前提是这名女生愿意在众人面前和他性交,所以据说建校到现在一百多年来,只有寥寥几次是男学生带领的祷告。
  不过这对于小泽来说无关,毕竟他不信教,各种宗教故事小泽都是当小说来看的,虽然并没有看了多少吧。

  话题转回来,这篇作文就是根据之前发放的马丁路德的传记还有电影,以及另一位心理学家用心理学分析马丁路德的论文,写关于马丁路德的各种作文。
  小泽写的是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的理论是从何而来。当然,听名字很高大上,但实际上就是篇小文章,也不需要像历史学家那样深度调查,总结下人物故事,以及那个心理分析,随便写写就好。

  所以文章大意就是,在艾瑞克,也就是这名心理学家的文章中称,马丁年幼时期,他有身份危机这样一种心理疾病。身份危机这种心理疾病,简单的来讲就是在一个人在其人生的各个年龄阶段,出现了各种事件,导致其对自我认同产生偏差。

  从事实举例,比如说一名人类女性,如果从小就没有经受过足够多的各式各样的性交经历,长大后就会对自己人类的身份产生怀疑,从而自认为自己是人口资源的一部分,这是一个现代社会的例子,也是现如今各国所面临的问题之一。
  而在某些地区中,人类男性如果说也没有足够的性交经历,那么他就有可能人为自己是一名女性,从而产生出被称之为「伪娘」的这一种身份认同感,如果不加以干涉的话,甚至也会加入人口资源的行列中。所以身份危机是现代社会的一种严重的心理疾病。

  而对于马丁路德来讲,其父母在其小时候过于严厉的管教,比如不让他随便就去接触那些低级的人口资源与进行足够的性交练习,从而导致马丁有了身份危机的疾病。

  但随后,在一场暴雨中,马丁因为害怕剧烈的闪电而皈依了天主教。据与马丁同一时期的历史学家所记载,马丁所祈祷的并不是圣父,而是圣母。从这能也间接的体现出马丁的身份危机。因为在天主教中,圣母身上充斥着人类女性的光芒。据记载,圣母是当时欧洲第一名完成连续与一千名人类男性进行性交的女性,据说圣母为了能够同时和多名男性进行性交,她把自己的子宫都提前用木棍用抽插的方式拽了出来,这样一来就多了两个输卵管来满足更多的性交。

  当时在完成伟大的千人斩之后,圣母据说已经淹没在一片白白的精海之中,就在圣母要幸福的淹死在这片精海之时,神,显圣。神感慨于圣母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人类母性的光辉,特别赐予其一个孩子。随后就见地上的精海迅猛的钻入圣母脱出的子宫,带着子宫回到了圣母体内。七天之后,圣母就剩下了一个孩子,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本文不再过多的描述。

  然后,马丁在随后的神学院学习以及去罗马的朝圣之路上,马丁亲眼目睹了神职人员以神的名义进行着敛财,完全不顾圣经上所说,对于性交的神圣追求。
  当时的罗马教廷发行赎罪券,大肆敛财。简单来讲,赎罪券就是罗马教廷利用罪人死后下地狱的理论进行敛财。在罗马教廷的理论中,人生而为罪人,只有进行最神圣的性交,就像圣母那样,伟大的性交,才能抹消掉自己身上的罪恶。而地狱呢,就是惩罚这些罪人的地方,在地狱之中,罪人会不停的被各种各样的恶魔性交与烈火的焚烧,但烈火会焚烧掉罪人的高潮与快感,只能感受到恶魔对罪人自己的性交的痛苦,例如无限扩张自己的阴道,从屁眼直通口腔的贯穿。还有就是因为升入天堂需要的就是从性交之中汲取的无尽的高潮与快感,而烈火焚烧掉这些快感,所以在地狱的罪人永远也无法升入天堂。

  而购买了教廷的赎罪券,则能不用下地狱,但是还是要经过炼狱的考验,来清洗掉人们身上剩余的罪恶。在炼狱之中的罪人们,虽然也会被恶魔进行惨无人道的性交与烈火的焚烧。但是,炼狱的烈火不会完全烧掉罪人们的快感与高潮,只会暂时转移这些让罪人们暂时感受不到,直至这些快感与高潮积累到足够的程度,烈火就会消失,这些无尽的高潮与快感就回瞬间回归到罪人们的身上,让罪人们体会到无尽的快感,从而升入天堂。

  当然了,如果买的赎罪券够多,则可以直接经由无尽的性交快感,直接升入天堂。

  而赎罪券的售卖形式,就是当地教堂的神父们找来一些随处可见的流浪汉与妓女们,对购买了赎罪券的人们进行性交。按这些神父们所说,购买赎罪券后所进行的这些性交,就是代替了人们在地狱或者是炼狱之中的性交,购买的赎罪券越多,再和神父们找来的人们进行神圣的性交,就代表着在地狱或是炼狱之中所要的时间越少,而这些流浪汉与妓女们能够联通天堂与神的意志,从而进行对罪人的罪恶程度进行裁决。

  可以说,赎罪券是推动马丁进行宗教改革的重要推手之一。毕竟,如果赎罪券的理论是真的话,那么应该和这些购买了赎罪券的民众们进行性交的,应该是这些神父们啊。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流浪汉与妓女是不可能有着与天堂与神沟通的可能性的。但是年轻的马丁又无处去证明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最后马丁甚至对自己的神圣的性交的信仰也有过怀疑,好在经过他所在教堂的导师的各种劝慰,马丁最终明白了自己的信仰,明白了自己真正要做的事情,最后,马丁路德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宗教改革。

  所以综上所述,马丁的理论来源,来自于其对于自己的身份危机的心理疾病,对于自己身份的不认同。

  记得那篇作文写得很嗨啊,什么原因啊……忘记了……

  然而貌似最后作文评分不是很理想吧……好像是偏题的东西太多了吧……
  不过……总算是挺困的了……睡觉……

  没过多久,小泽陷入了梦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