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黄蓉转世】(01)【作者:darksight(耿鬼)】
【黄蓉转世】(01)【作者:darksight(耿鬼)】
字数:35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想在黄蓉的武侠故事套路里引入转世的设定。把黄蓉的角色带到不同的时空看看是不是可以写出比较不一般的故事。这篇章预计写会写个四章,大约四五万字左右就会结束。希望各位可以给我关於文字情节还有故事设定的意见。

                第一章

  闹钟响起的时候指针指着凌晨五点。黄蓉转身把闹钟按熄,尽可能轻声的起床梳洗准备早餐。郭靖昨晚又被上司叫去应酬到深夜才回来,她想尽可能的让他多睡一会。

  浴室里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觉得有些感概,自己脸孔依然是秀丽的,虽然已经隐约有些熟女的风韵。

  但生产后的身材很明显是回不去了。胸部大了两个罩杯,臀部也显得紧绷,只要天气稍热流了点汗内衣的印子和身体的轮廓就会透过微薄的布料而显露出来。她当然非常清楚每天来店里的那些,社区里的老头或是青春期的学生色迷迷的眼神是想着什么。从一开始的抗拒,厌恶到现在的习以为常,甚至还能反亏个几句让他们多买些东西,为了生活她让自己改变了很多。

  只是最近她经常会梦到一些奇怪的梦,好像是某个古装剧里的剧情。自己是某个精通武术的侠女和某个长得很像丈夫为了某种强烈的情感与大义,共同的保卫着一座城市的故事。故事的结局是不祥的,但梦醒以前总会来到一个漆黑幽暗的所在。

  在哪里有某种巨大的,像是神明的什么在和她们夫妻对话。梦里的丈夫和自己好像依然念念不忘着某种生前的愿望……

  於是她记得他们好像在那个所在签下了某种契约,某种非常苛刻的契约。似乎是只要达成了什么条件,某些愿望就可以实现。但闹钟总是在她听清楚内容以前响起。

  黄蓉绑好马尾,系好围裙走下公寓的阶梯,郭芙和郭靖出门上班上课以前以后她要把店门打开。会有货车来送货,而她必须把货物生鲜上架整理好以后准备开始迎接早上第一波的客人。

  为了帮补家计,他在社区公寓的一楼租了一个小隔间开了一家小杂货店,除了日常用品之外还卖一些生鲜水果饮料之类的,你我随处可见的店铺。郭靖在工厂里当小主管,虽然总是认真诚恳但每次升等总是轮不到他。鲁直的个性为他在工厂里得罪了不少人,即使是下属也因为他从不开小差而不喜欢他。

  黄蓉常在想如果像梦里的情境,郭靖是生活在某个古代的军人,或是战士,在那个时代应该可以成为了不起的人物吧。只能怨叹这个时代轻贱老实人,而自己却偏偏嫁给了这个老实人而感到些微的哀怨。

  边想着正要把一箱重物搬到高处一双有力的手把箱子接了过去,转头一看原来是郭靖。他头发有些凌乱,领带也还没打好,带着很明显睡意未消的表情说:「抱歉睡过头了没和你一起开店……所以这要放哪呢?」黄蓉觉得心里暖暖的。稍微帮忙整理之后郭靖就要赶着去上班了。

  「今天可能还是会需要加班……晚餐就不用等我了。」黄蓉边帮郭靖整理领带边默默的点头。「还有郭芙的事情,我会尽量找时间和她好好谈谈的……青春期的女孩这个阶段脾气总是会大一些。你就不要和她来硬的,有什么状况我回来再说好了。」可是你总是很忙……黄蓉心里想着。但因为不想再增加郭靖的压力,嘴上还是默默答应了。

  郭靖离开之后黄蓉继续在店里忙着。她在应付客人的时候,看到穿着高中制服的郭芙从公寓的楼上走下。黄蓉知道她是故意等郭靖离开之后才下楼的。她装着没看到母亲的样子,穿着修剪成迷你裙,和明显不符合学校规定的超紧制服,还有染成金黄色的双马尾发型的打扮搭上了校车。

  黄蓉心里叹了口气,自从半年前她质疑郭芙穿着打扮的费用从哪里来之后,母女大吵了一架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学校哪里既然只睁一只眼的样子,似乎也只能随她去了。黄蓉越来越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当一位好母亲。

  早上尖峰时段过来购买生鲜的主妇们散去以后,就到了黄蓉开始觉得难熬的时候了。客人们开始变少,但多了一些社区里退休了终日无所事事的老男人。他们并不怎么买东西但就爱缠着黄蓉鬼扯打屁,从邻里间的床第八挂到吹嘘自己的性能力过去睡过的女人之类的不入流的话题,不管黄蓉怎么板着脸,下逐客令,他们总有办法自说自话的越说越高兴。

  但是最近发生的让黄蓉觉得最难堪的是,也许是接近熟女的年纪身体开始起了变化,也许是和郭靖太久的没有亲热,她的身体越来越容易对这些她过去觉得噁心的话题有反应。比如一些社区里的妇人背着丈夫和小王偷情,或是公公扒灰媳妇的八卦故事。虽然表面上是冷冷的摆着臭脸说一些轻蔑鄙视的话,但乳房却是发热的,下体更经常是湿得一塌糊涂。

  她在教科书上读过,这是女性的身体也就是自己的身体,为了迎接男性的进入,而有的生理反应……还包括她那微微发热的子宫,似乎也在为着承接满满的精液,着床,为男人们孕育一个他们的小孩而不停的向黄蓉发出渴望性爱的讯号……

  但启动身体这些欲望与飢渴的,却是这些每天来店里满嘴下流鬼话,一点都比不上自己丈夫的这些糟糕老男人。在比较夸张的日子黄蓉那滑腻温热的爱液,甚至在长裤的掩护下沿着修长健美的大腿根部流到小腿,汇集在黄蓉的塑胶工作鞋里。

  黄蓉必须一直强忍着在走动的时候发出轻微的水声和脚底那淫荡滑溜的触感,还有那莫名被挑起的欲望,希望没人发现并假装若无其事的工作。这使得近来的黄蓉非常的困窘难堪而焦躁易怒。而使她自己最无法接受的,是她开始习惯性的手淫。

  刚开始她只是在老男人们离去以后,想到店面后方的洗手间更换已经湿透的内裤。但浸湿的内裤已经深深的被阴唇夹着,在艰难的脱下内裤那一瞬间咬着的布料被拉扯,还有空气接触到阴户的感觉,几乎使她经历了一个小高潮。

  忍耐了一整个早上的黄蓉再也无法站立,而整个人趴坐在洗手间的地上。但被黄蓉的翘臀的重量给压印到地面的阴户,在碰触到冰冷的瓷砖地板时黄蓉终於迎来了她久旷的高潮。

  当外面客人呼叫的声音终於使她回神以后,她才发现自己一手揉捏着乳房,一手手指在阴道里抽蓄着不知已有多久。自那天以后,黄蓉几乎每天都忍不住在老男人们的骚扰离去以后躲在洗手间开始手淫,否则她无法在接下来的时间心平气和的工作。她总是努力的想着郭靖开始自慰,她想着郭靖那俊朗的脸孔,有力的手臂结实的腹肌,年轻时对於未来幸福的耳语……

  希望这样多少可以减轻自己的罪孽,却总是在过程中不知不觉的把自己代入了老男人们故事中的角色。

  自己变成了勾引社区管理员的贵妇人,或是那位被公公压制在地上干得高潮连连的可怜媳妇……压制着自己干着自己的人那郭靖的形象,渐渐的淡薄。被每天自己所见到的这些老男人们毫无廉耻的脸孔,松垮的手臂和肥壮的肚腩取代,并在脑海里老男人们那下流嘲弄的耳语中每天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郭靖工作上的不顺还有与郭芙的冷战,太多的事情都使黄蓉觉得心烦。加上几乎一下班回到家里就累得只能闷头大睡的郭靖,黄蓉每天的日子稍微可以使自己感到些许解脱的就是自慰的时候。但每次手淫随之而来的就是强烈的愧疚感。她无法理解自己发生了什么事,觉得自己似乎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并担心有一天终将背叛丈夫而惶恐不安。

  这辈子的黄蓉虽然聪明矫慧,但因为家境还有和郭靖过早的进入婚姻,而没有如果受过更高的教育。要不然她或许可以理解自己的身体的欲望并不代表自己有着某种人格或精神的缺陷,或至少想出解套的方法。但她就是被困在这无解的局里,伴随着越来越强烈的愧疚和欲望而逃不出去。

  老贾是住在社区里的一位退休警察,也是经常到黄蓉店里光顾的老男人之一。他和社区的主管也就是租赁店面给黄蓉的张医师是好友。

  也许是因此黄蓉一直只能对他们摆摆脸色而不敢真的翻脸,老贾很享受这种,和年轻时一样可以仗势欺人的感觉。特别是在黄蓉终於受不了而发怒说了一些重话的时候,他们会故意开始买东西要黄蓉到收银台为他们结帐。

  如果黄蓉不稍微和颜悦色一些,甚至配合他们的下流笑话他们就赖在柜台不结帐,让后面的客人站着乾等。他特别喜欢看着黄蓉强压烦躁的神情讨好他们,这比欺负毫不反抗的女孩比起来过瘾多了。

  但是最近黄蓉经常没等到老男人们说个过瘾离开之前,就走到后方的洗手间把自己关起来。其他人大概多少还有些羞耻心,觉得黄蓉连店都不顾而躲起来大概是真的生气了,於是各自摸摸鼻子离开。

  只有老贾觉得不甘心,觉得好啊你躲!看你能躲多久!但过了十五分钟,其他人都走光了黄蓉还没从洗手间离开。老贾觉得有异,确定了附近没有其他人以后悄悄的接近洗手间,从门缝里往内看,他感到一股热血上涌差点骂了声干。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