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鸭子的故事】(03)【作者:观世姻】
【鸭子的故事】(03)【作者:观世姻】
字数:14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中等偏上的身高,健美而修长的体态,清爽的短分头,搭配着偶像剧男主般的俊秀容貌。入住公寓的当天夜里,我见到了这位备受魏琪哥推崇的金欣前辈。于一见之下,我也不禁被他的外貌与内涵,以及颇具磁性的嗓音所深深吸引。
  面对着我这个初涉风月行业的新人,如同魏琪哥所说的一样,金欣表现得既亲切又平易近人,完全没有摆出半点儿前辈的架子。并且,顶着工作后的疲劳,他还强打精神陪了我一个多钟头,体贴入微的和我谈心,为我解惑,并教给了我一些从事服务的知识。能够同他聊天令我非常愉快,但看到他那一脸的倦容,我虽然仍是意犹未尽,但也只好主动结束了和他之间的交谈。

  一夜无话,第二天,当我一觉醒来时,已经到了中午十一点。坐在床边,我睡眼惺忪的看了看手机,只见朋友圈和微信群里,依旧是那些无趣的陈腔滥调。我上了趟厕所,接着又凑热闹似的和几个朋友随便聊了几句,然后放下手机走出房间,来到了客厅里。即时我看到,同头天一样,李业龙正在一边看着电视,一边汗流浃背的健身。

  见状我随口同李业龙打了声招呼,然后没话找话的对他说:「你身体这么壮,一定有很多女人喜欢吧?等有时间也教教我怎么健身好不好?」

  听了我的话,李业龙有些不屑的轻轻哼了一声。然后,他仍旧一边健身,一边爱答不理的回应道:「要是真想好好锻炼一下的话,你还是去小区的健身中心吧。那儿有全套器械和专业的健身教练,办一个会员也才两千块钱。」

  听了李业龙的话,我既没趣又尴尬的「哦」了一声,随即自我解嘲的笑着说:「其实我这人没什么毅力,所以像健身这种累人又花时间的事也不太适合我,还是不要自讨苦吃了。」

  「不适合!」很是不屑的重复了这三个字,随后李业龙放下哑铃,半开玩笑半讥讽的对我说:「那你觉得自己适合当鸭子吗?」

  「还好吧……」面对李业龙的讥讽,我有些不高兴的应了一声。然后,正视着他那充满鄙夷的双眸,我同样也半开玩笑半讥讽的回嘴道:「其实,如果我也有你这么壮的体格,至少还可以去做个苦力什么的,但是身体条件不行啊!」
  听了我的话,李业龙冷冷一笑。随后,他再次拿起哑铃,一边继续锻炼,一边向我还嘴道:「知道自己体格不行就该练练,不然没等女人高潮你就送豆浆,之后半天起不来,那可就不好了。到那时候,你自己没面子不要紧,魏哥还得跟你一块儿丢人。」

  李业龙的话,令我想起了在魏琪哥家和雪玲做爱时,不小心中出的情景。于是,羞愤之中,我不禁一时语塞,找不到说词用以反唇相讥。而正在这时,默然站在自己房间门口听了许久的金欣,适时的出面为我俩调解道:「小富,业龙刚刚说的有道理,做我们这行,适当的健身是必要的,尤其是腰腹方面的锻炼。因为,如果你腰腹不够力的话,做爱时就会容易感觉疲倦,进而直接影响到持久度。这一点,你可要记住哦!」

  听了金欣的话,我十分信服的「哦」了一声。然后,我趁机讨好的对他说:「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锻炼腰腹力量啊,等你有空可以教教我吗金哥?」
  听到我的话,金欣微笑着点头应了声「好」。随后,他又看向李业龙,既关切又有些无奈的对他说:「话说回来,业龙啊,其实你的身体已经足够强壮,不要再这么拼命的锻炼了。因为在亚洲,大块头的肌肉男,并不像欧美那边一样有市场,而且还有相当一部分女性持反感态度。所以在体型方面,你只要达到一种匀称的美感就可以,不必刻意去增大肌肉的围度。懂了吗?」

  面对金欣的好意劝说,李业龙却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随后,他重重的放下哑铃,既不屑又很不耐烦的对金欣说:「你们都是靠脸蛋儿白嫩好看,靠嘴皮子能说会道赚钱。而我呢,却是靠体格结实有型,靠鸡巴能干混饭,可以说各有各的做法和手段。所以说,金哥你那一套还是留着讲给小富听吧,我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言毕,不等金欣再说话,他便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随之不一会儿,他穿好外套后,离开房间,走出屋门,独自一个人到外面去吃午饭了。
  见李业龙走后,金欣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随之翻回头,他简单给我讲了一些锻炼腰腹力量的方法,接着我俩就又信马由缰的聊了起来。于不知不觉间,时间到了下午一点半。这时候,金欣收到开工的微信,于是他便穿戴整齐,同我道别之后离开了公寓。

  金欣走后,我把午餐时的方便饭盒收拾好,然后便开始百无聊赖的独自在公寓里打转。最终,在实在没事可干的情况下,我翻看起了金欣推荐给我的一本大书,借以打发时间。

  那本书很大而且非常厚重,是外国某位心理学权威的学术着作。书中的内容,极为全面的剖析了不同年龄阶段女性的心态变化,以及由于心理需求所导致的生理需求。看着这些详尽而生动的心理描写跟观点阐述,我的脑海中陆续浮现出了自己在跟不同年龄段女性做爱的画面,因而胯下的那个家伙不禁又开始蠢蠢欲动。
  于饥渴难耐之中,我放下那本大书,满怀期待的一遍又一遍拿起手机翻看,希望也可以像金欣一样收到开工的信息,好让我尽情宣泄一下欲望。然而,从下午等到晚上,一直也没有收到我所期望的微信。于是无可奈何的我,只好一个人躲在卫浴间里,看着手机上的视频打飞机,然后把精液射进马桶里。

  一转眼,我入住公寓已经过了五天。在这期间,由于聊的投缘,金欣和我的关系又有所增进,但李业龙对我,则仍是不温不火的态度。至于说工作方面,几乎每一天金欣都有工开,李业龙也有过两次,而我却一直都没收到魏琪哥发来的开工讯息。

  忐忑不安中,我只好主动与魏琪哥联系,向他询问原因。听了我的话后,魏琪哥一如既往的对我进行一番宽慰,并说会尽快帮我安排,接着在挂断电话后又给我发了两千块红包做零花钱,把我搞得不禁有些无地自容。

  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又过去了两天,这天晚上,正当无所适从的我吃过晚饭后在街上闲逛之际,终于收到了久违的开工讯息。我既兴奋又带着少许紧张的查看讯息内容,通过魏琪哥的简单介绍我得知,这次的客人性高,她约我晚九点三十在一间名为「叮叮」的音乐酒吧见面。此外,讯息中还附带有一张客人的近照,以便我同她接洽。于是,我将目光移向那张照片,结果看到的是一个年龄约在三十岁左右,相貌文静高雅且又不施粉黛的素颜丽人。

  见状后,我很是欣喜的回复魏琪哥说我会按时到,请他放心。然后鉴于距离九点半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我便急匆匆回到公寓,将自己的穿戴打扮,好好的调整了一番。而在得知我晚上要去开工后,恰巧在家的金欣,又非常热心的给了我一些指导性建议,并在我临出门之前,把他收藏的一只钢壳劳力士借给我戴着充场面。就这样,在向金欣表示过感谢并同他道别之后,穿戴整齐的我离开公寓,而后乘坐出租车来到了客人所指定的「叮叮」音乐酒吧。

  我进入酒吧,四处寻觅,随之不多时后便在角落的一张桌旁,找到了这位形单影只的客人。借着酒吧里钨丝灯的柔和光线,我看到她那白皙的脸上带着几分忧郁,仍旧是不施粉黛的清丽素颜,乌黑的长发挽起来扎在头上,随略显有些保守,但却又带着一种成熟女性的魅力。

  于乍看之下,她的身材较为普通,既非长腿纤腰的高挑美人,也不是那种前凸后翘的性感尤物。然而,在略微细看一下之后,我便发觉到了一种比例协调的和谐美感。那感觉,虽然不会迅速点燃我的浴火,但却能激起我心中无限的遐思,可以称得上是一种超越肉体的诱惑。

  着装方面,她上身穿着一件笔挺整齐的黑色女式西装,衣扣敞开着,可以看到里面洁白的衬衫。下身是与之配套的齐膝西装裙,120D的中厚肤色裤袜,和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就整体感的气质而言,很像是那种大企业中的白领高管阶层。

  站在旁边偷偷打量了许久,我缓步走到近前,主动同她打招呼道:「你好高小姐。非常抱歉,我来晚了。」

  听了我的话,她抬起头看了看,然后以既客气却又有些冰冷的语气对我说:「你没迟到,是我早到了一会儿而已,请坐吧。」说着,她为我倒上一杯香槟,然后隔着桌子放在了与她相对的位置上。见状,我微笑着应了声「好」,然后拿着那杯香槟坐在了她的对面。

  随后,为了搞活气氛,我又再次主动同她搭话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陈小富,高小姐你呢?」

  「高婷。」仍旧以略带冰冷的语气对我做出回应。随之,她有些怜惜的打量着我,并以长辈般的口吻发问道:「你今年多大了?」

  「我现在二十三,但等下个月过完生日就二十四岁了。」先是面带笑容的对高婷做出回应,随之我喝了口香槟,然后进一步同她套近乎道:「请问,我可以直接叫你的名字,或者称呼你做婷姐吗?感觉那样会亲切一些。」说完,我向她投以渴望的眼神,静待着她的允准。

  「别叫姐,我不喜欢这种称呼。」高婷坚决而果断的拒绝了我的提议,并略显激动的向我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而后,看着我有些尴尬的表情,她轻叹了口气,接着安抚似的对我解释说:「抱歉啊,因为之前有段不愉快的经历,所以对姐这种称呼有点儿敏感。如果不嫌我年纪大的话,你就叫我婷婷吧,这样也能让我感觉自己年轻一些。」

  听到高婷的话,我立刻应了声「好」。然后紧接着,我又满脸堆笑的对她解释说:「其实打算以姐姐来称呼你,只是想更亲近一些而已,并不是觉得你年纪大啊。照我估计,其实婷婷你最多也就比我大两三岁吧?干嘛要把自己说得好像个阿姨一样?」

  听了我的话,高婷面带苦笑的回应说:「虽然明知道你是在恭维我,但还是觉得挺开心的。或许对于很多女人来说,年龄都是她们的秘密,不可以轻易让人知道,但我是一个例外。其实,我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整好比你大一轮。」
  听了高婷的话,我的心里不禁暗自感到有些诧异。因为,虽然说她只比我大两三岁确实是在恭维,但在我看来,她的年龄最多也就在三十岁左右,结果实际情况却超出了我的想象。于是带着这种诧异的心情,我只好自嘲的说:「其实在猜测异性年龄这方面,我确实是很差劲的,真心不是在说好话恭维你。」

  「没关系的,不要再说这个了。」先是表情释然的回应了一句,随后高婷举着酒杯对我说:「陪我喝一杯吧,之后咱们再慢慢聊。」

  「好的!」面对高婷的提议,我爽快的答应了一声,随即在同她轻轻碰杯之后,将香槟一饮而尽。饮罢,我又重新将两个杯子倒满,然后再次主动的同她找起了话题。由于初见时的拘谨气氛已经打开,故此在接下来的对话中我和她聊得尚算愉快。而通过由浅入深的交谈我进一步得知,这位高小姐竟然是国外一间大医院中的高级医师,年薪以百万计,但目前正在休假中。

  我带着满满的羡慕与敬服之情,凭着自己健谈的本事,从晚上一直陪着她聊到了深夜。话题方面,也从生活、工作、娱乐、爱好,慢慢的聊到了性。而面对着性方面的话题,高婷虽然并不羞涩,但表现的却似乎有些无奈,就好像是在谈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情一样。

  在看到高婷的异常反应后,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向她询问其中缘由。面对我的询问,她强装笑脸,故作不在意的对我说:「其实在姓生活中,我是一个不懂得怎么迎合男人的女人,也就是俗称的那种」棺材板「。所以呢,由于被男人嫌得多了,现在只要一提起做爱,就总会让我回想起一些不开心的往事。而因为这样,我的性欲也比正常的女人要淡很多。」

  听了高婷的话,我颇为同情的默然点了点头,心里又不禁回忆起了大学时代那二十一个女朋友的其中之一。她的名字叫徐梦,人长得俏皮可爱,平时也很活泼好动,但只要一到了做爱的时候,整个人就会变得像一具僵尸一样。当时,我想了很多办法,也用了很多手段,终于令她的反应有所改善。然而在那不久后,她便另结新欢并向我提出了分手。

  在想起这些往事后,我假做好奇的对高婷说:「那个……到底什么样子才算是棺材板啊?这个我还真没见过。通常来说,一个女人只要长得像你这么漂亮又有身材,而且也愿意听从男人的摆布,应该就已经是满分了呀!怎么可能会被嫌弃呢?不理解。」

  听到我的话,高婷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然后,她果断干脆的对我说:「你想知道吗?如果想的话,现在就跟我走吧。」说完,她叫来服务生,用现金付清了酒钱并给了一些小费,然后背起挎包,自顾自的向酒吧门外走去。见此情景,我赶忙从后跟上,同她一起步出酒吧来到了街上。

  然而,当两人并肩站在明亮的街灯下之后,高婷略做沉思,接着她又看向我,表情释然的说:「算了小富,你还是回家吧。其实今晚能跟你一起喝酒聊天,我已经很开心了。所以放心,钱我也会照约定转给魏琪的。」

  听了高婷的话,我感到很是不满,于是便环住她的腰说道:「哦?你开心过了就想赶我走啊!但这样做我会不开心耶!你也稍微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吗?」
  「那你想怎么样?」听了我的话,高婷几乎没任何情绪波动的反问一句。随后,她看着我,以商量的口吻说道:「小富,其实我是通过朋友介绍,最近才认识魏琪的。本来今天闲着没事做,想要体验一下这种交易的感觉,不过在和你聊过之后又觉得不太适应,所以我们当是交个朋友,就这样算了吧好吗?」

  听了高婷的话,我并没就此作罢,而是将她搂得更紧。然后,我以另一只手端起她那尖尖的下巴,略带些许霸道的对她说:「那可不行!总之今晚我算是缠上你了,想摆脱我的话就报警吧。另外,很多事都得尝试过才会知道适不适合自己,你怎么可以这么武断呢?」言毕,不容她说话,我便将嘴对上了她的唇,霸气且又不失温柔的亲吻起来。在一阵热吻过后,高婷面泛红晕,无可奈何的低下了头。

  眼见高婷的反应,我便以双手将她拥入怀中,然后贴在她耳边低声问道:「婷婷,你说待会儿咱们去哪儿好呢?」

  「我有认床的习惯,一旦换到陌生的地方过夜就会失眠。所以你一定坚持要的话,那就只能到我家去了。」以无奈且又有些勉强的语调对我的话做出回应,随后高婷拍了拍我的背,示意要我把她放开。在我放手之后,她又看着我,用比之前较为温柔的语气说:「如果你只是为了多赚点钱的话,不用这么做我也可以给你。」

  听了高婷的话,我先是假作清高的一声冷笑。随即,我拦下一辆出租车,同时半开玩笑的对她说:「婷婷,钱现在救不了你了,乖乖上车吧。」言毕,我打开出租车的后门,然后拉着她的手一起坐了进去。

  一路无话,出租车行驶十几分钟后,抵达了位于市郊的别墅住宅区。我们付清车钱,随之下了出租车,接着一起来到高婷的家。那是一幢欧式田园风格的二层小楼,简约中透着典雅,颇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气质。我跟随着高婷一起走进那幢小楼,径直来到了她位于二楼的卧室,然后便大摇大摆的坐在了她的床上。
  看到我这一毫不见外的举动,高婷无奈的轻声笑了笑。然后,她将自己的挎包挂在衣帽架上,同时以平和的语调对我说:「一楼有浴室,如果要洗澡的话你就去吧。」

  「好啊,一起洗吧。」先是以挑逗的方式对高婷做出回应。随后,我起身绕到背后,一边以双手为她按摩肩膀,一边对她说:「我很久以前就想试试鸳鸯戏水的感觉了,可惜一直都没有机会。你呢?」

  「我试过一次,但不太喜欢那种感觉,所以还是不要了吧?」以商量的口吻拒绝了我的提议。接着,高婷表情放松的对我说:「话说回来,没想到你的按摩技术还挺不错呢,真舒服。」

  见共浴的提议遭到拒绝,但同金欣现学现卖的几下按摩手法却得到了赞赏,我便一边继续为她按摩,一边顺水推舟的再次提议说:「既然觉得舒服,那干脆就好好放松放松,趴下让我来给你做个全身的保健按摩吧?」

  「嗯……那也好。」这一次,高婷有些犹豫的答应了我的提议,然后脱下那件黑色的女式西装,全身放松趴俯在了床上。见状,我将她脱掉的外套拿起来挂好,随之走回到床边,再次继续起了按摩的动作。

  从颈到背,而后从背再到腰,接着往下是臀部和双腿。隔着高婷那洁白的衬衫,齐膝的黑色西装裙和中厚的肤色裤袜,我一边为她按摩,一边爱抚她那匀称且柔美的身体。通过这种另有意图的按摩我发现到,虽然她的身体反应比起正常女人确实是冷感一些,但情况却还是比我的前女友徐梦要好很多。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后,在我的按摩之下,高婷很是享受的柔声说:「小富啊,你的手法真棒,够得上专业水平了。」

  「是吗?」听了高婷的话,我先是反问似的应了一声,然后轻拍一下她的臀部说道:「你可以翻身了美女。」

  听了我的话,高婷将身体翻过来仰面躺在床上,然后很认真的看着我说:「那种正经的专业按摩院我也常去,但很多时候那些专业按摩师的手法还真就不如你按得舒服。」

  「其实并不是他们的手法不好,而是因为那些都不是你身体上真正需要的。」同样以认真的眼神看着高婷,并对她的话做出回应。而后,我蹲下身,把双手放到她的胸部上,一边轻轻揉捏,一边若无其事的对她说:「其实,按摩是一门很深的学问。精妙的手法和技术固然重要,但在过程中,情感方面的交流也一样很重要。不知道我这么说你同不同意?」

  由于双乳忽然遭到揉捏,高婷轻轻的闷哼了两声。随即,她略带娇嗔的回应说:「你的话我赞同,可你的手在那儿干嘛呢?」

  「当然是在按摩婷婷你的胸部啊!还能干嘛?」先是装傻充愣摆着一脸无辜相对高婷做出回应。而后,我稍微用力一些的捏了捏她的乳头,接着继续的明知故问道:「按摩院里应该也有这项服务吧?难道你没试过吗?」

  面对我的问题,高婷一边感受着我双手在她胸部上的动作,一边有些尴尬的回话道:「有道是有啦!可……可给客人做这种按摩的,一般都是女按摩师啊。再说……再说你的手法好像也不对吧?」

  听了高婷的话,我暂停了揉捏的动作,以双手在她胸部下侧做环托状,同时略带着些许坏笑的答话道:「其实那样才是错的。因为,按理说女人的身体就应该让男人来按摩,这样才能够取得阴阳调和的功效。至于说手法,婷婷你现在所享受的,是按摩大师陈小富的独门技术。除了能够丰胸和防止下垂之外,还可以令你欲仙欲死哦!」言毕,我的双手温和发力,继续起了揉捏的动作。而在听了我的话后,高婷依旧作娇嗔状,轻轻对我道了声「无耻」。但在那之后,她便再次放松身体,默默的享受了起来。

  隔着高婷那洁白的衬衫和文胸揉捏了好一会儿后,我开始将双手张开成爪状,抓着她那滚圆的乳峰,时而向下按压,时而又向上抻拉,缓慢而有节奏的重复起了这一动作。而随着这一较为激烈的动作展开,高婷的呼吸声逐渐开始变得沉重,同时还在不经意间,将一只纤细灵巧的小手,轻轻放在了自己下体那片三角区域上。

  看到高婷的这一反应,我停下按压和抻拉的动作,解开她的衣扣后将那件洁白的衬衫敞开,顺带着又将双手从她腋下探到身后去解那件柠黄色文胸的背扣,然而却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在看到我有些发愣的表情后,高婷淡然一笑,随之略带少许无奈的对我道了声「笨蛋」。然后,她拨开我的双手,接着自行从乳沟处解开那件柠黄色的文胸,让那一对倒扣着的玉碗状美乳摆脱束缚呈现在我眼前。
  我再次将双手伸向高婷那对碗状的滚圆乳峰,一边抚摸揉捏,一边如欣赏艺术品般,通过视觉、触觉以及嗅觉仔细观看。只见,那一对玉碗状的滚圆乳峰,天然的聚拢且紧致富有弹性,深深的事业线清晰可见。粉嫩的肌肤细腻而光滑,堪比最为上好的绸缎。两颗梅红色,略微泛着光泽的精致乳头微微挺起,宛如红玛瑙制成一般。而且,就在她那件柠黄色的文胸打开之后,一股独有的淡雅体香也随之飘散开来,简直可说是令我如痴如醉。

  嗅着高婷那淡雅的体香,同时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她那对无比诱人的滚圆乳峰,我情不自禁的赞叹道:「真是太漂亮了!婷婷,你这对美乳简直令我欲罢不能。」言毕,我将嘴巴凑过去,叼住她左侧的乳头,贪婪的吸吮舔食了起来。在我的吸吮舔食之下,她轻轻的哼了两声,同时再次将手伸向自己的下体,并隔着裙子缓慢的搓揉起来。

  就这样,我抓着高婷的一对乳房,开始一边挤奶似的向乳头处施压,一边交替吸吮,并不时以舌尖环绕她的乳头,舔食乳晕上那些略微凸起的肉粒儿。然而,虽然少许痛楚和麻痒的感觉,使她出现了乳头变硬和乳峰挺起的女性生理反应,但却依然没能令她发出娇喘和呻吟声。

  眼见这种情况后,我腾出一只手,顺着高婷那平坦且紧致的腹部滑进了她的裙子,随之掀开她的裤袜和内裤,直接伸进了那片三角区域。在一片蓬松柔软的阴毛当中,我摸到她那湿润而闭合着的阴户,接着便以手指搓揉起了她的外阴唇。然而,这么做也还是只令她发出几声闷哼,且少许使她的呼吸声加重了一些,但仍旧没能让她开始娇喘和呻吟。

  见状,我以中指摸到高婷的阴帝,然后较为用力的按了两下。这一次,在阴帝受到按压后,她脸上浮现出少许痛苦的表情,同时喉咙里终于发出了「嗯!」的一声呻吟。

  看到高婷的反应后,我再次以中指在她的阴帝上按了两下。顿时,她的喉咙里又发出了两声略带痛苦的呻吟。而在那之后,她立刻从裙子外面将我插在她内裤里的手按住,然后商量似的看着我说:「手劲儿轻点儿行吗?我那儿有点儿敏感。」

  「好。」听了高婷的话,我先是爽快的答应一声。但随后,当她刚一放松之际,我便以更大的力道又在她阴蒂上按了按,接着征求意见似的对她问道:「那这样行吗?」

  这一次在阴帝受到我的按压之后,高婷痛苦的「嗯!啊!」了两声。随后,她抬手在我头上敲了一下,接着娇嗔着对我说:「讨厌,我都叫你轻一点儿了,怎么还这么使劲弄?会疼的你知道吗?」

  「这样啊!」我坏笑着回应一声,随即以指尖轻触高婷的阴帝,一边播揉逗弄,一边假做抱歉的说:「既然不小心弄疼你了,就让我来好好给你揉一揉吧。」
  听了我的话后,高婷没有回答。她满眼慈爱的看着我,并探手轻轻摸了摸我的脸颊以示允准。见这种轻触逗弄的方式得到了她的默许,我便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同时将嘴巴对上她的唇,进而展开了舌吻。于是就这样,我一手抓胸,一手抚阴,同时还吻着她的红唇,搅拌着她的香舌,彻底占据了她的一切。

  不多时,在我全方位的攻势下,高婷那较为冷感的身体逐渐变得燥热起来,阴户在一阵阵的蠕动收缩后流出了淫水,喉咙里也发出了断断续续的低声呻吟。在看到她的反应后,我松开她的嘴唇,接着抽回双手站起身,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对她说:「婷婷,把衣服都脱了吧,让我看看你最真实的样子。」

  听了我的话,高婷先是表情淡然的一笑。随后,她看着我柔声回应道:「你要是想看的话就自己动手吧。」

  听到高婷的话,我爽快的应了声「好」,并迅速将自己脱了个一丝不挂。然后,我挺着高高翘起的阳具再次回到床边,开始着手为她宽衣解带。首先我将她掀起来,脱下她的衬衣,顺带着也拿掉那件已经解开的文胸。看到她那赤裸的上半身,特别是那对滚圆的玉碗状美乳后,我的阳具不禁本能的抽搐了几下,随之龟头处便溢出了少许透明状的前列腺液。看到我勃起的阳具后,她颇为欣赏的默然点了点头,同时脸上也泛起了渴望的神情。

  眼见高婷的反应,我继续动手为她脱下裙子,接着又非常温柔的脱掉她那肤色的裤袜,以及里面的柠黄色内裤。配合着我的动作,被我将全身衣物尽数脱掉后,她便再次仰面躺下来,叉开双腿,张开怀抱做好了任我摆布的准备。

  看着高婷那比例协调匀称,且散发着成熟韵味的柔美身躯,我不禁咽气了口水,恨不得立刻扑过去将阳具插进她的阴户,尽情享乐一番。然而,鉴于她的性反应较为冷感,普通前戏没法令她达到最佳状态,我便抑制住自己的欲望,开始着手为她进行「补课」。

  首先,我坐到床边,将高婷那双光滑笔直的美腿高高抬起,然后尽量掰开到最大限度,使她那藏在阴毛从中的阴户展现在我面前。在屋内灯光的映照下我看到,她那薄而紧致的内阴唇,同乳尖一样呈梅红色,而阴道口处则是娇艳的桃红。见状,我一手扶着她的双腿,另一只手沾着她阴户里溢出的淫水,开始搔痒似的由外而内,接着再由内而外的轻抚起了她的阴户。在我的这一动作下,她的阴户不禁一阵阵发痒,双腿便本能的想要闭合起来,但却无法如愿。

  于这种心痒难耐的情况下,高婷只好颤声对我央求道:「小……小富,你别这样弄了,我痒,我痒啊!」说着,她伸手挡住自己的阴户,以此阻止我的继续抚弄。

  眼见高婷的反应后,我摸着她那柔美的小手对她说:「听我说婷婷。虽然一开始你会觉得痒,但再过一会儿你就会觉得爽,好好的体验一下吧。另外,如果感觉痒你就笑,感觉到爽你就叫,总之要把所有的感受都尽情宣泄出来。你的嗓音很迷人,我喜欢你发出的任何一种声音。」说罢,我看着她的眼睛,同时缓缓将她的手从阴户上移开,接着继续起了抚弄的动作。而在听了我的话后,她便如我所愿的停止反抗,乖乖的承受起了那种随轻微但却专心的痒感,见高婷已经服帖,我便将她那双笔直光滑的美腿扛在肩膀上,接着一手按着她紧致有型的外阴唇向两侧撑开,另一只手抚在她阴户内侧的桃红色嫩肉上搓弄,并且还时不时的轻轻捏一下她那敏感的阴帝,亦或是将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口抠动几下。通过这种蹂躏似的把玩方式,我使她的下体一阵阵抽动,阴户中也再次流出了好多泛着淡淡乳白色的淫水。可是,即便如此,她的娇喘和呻吟声,依旧显得少许有些低沉和冷感。

  见状,我放下高婷的双腿,然后俯身搂住她的腰肢将她抱起来,同我成对坐的姿势。紧接着,我又端起她紧实翘挺且富有弹性的臀部,将她放在了我的大腿上。如此一来,她那叉开的双腿被隔在我两侧腰间,燥热且湿润的阴户贴在我的阳具上,滚圆的玉碗状美乳也被紧紧压在我胸前。于是就这样,我便开始用阳具摩擦她的阴户,同时紧紧搂着她那纤细的腰肢,用胸肌挤压她的乳房,并且在她的嘴唇、脸颊、颈侧和耳垂等部位上展开了连番的激吻。

  在这种比较有压迫感的方式下,不多时,高婷的淫水便浸湿了我的阳具和阴囊,那较为冷感的娇喘和呻吟声,终于也变得热情了些许。在看到她的反应后,我放开她的腰肢,抬手挑起她的下巴问道:「婷婷,现在我可以得到你了吗?」
  听了我的话,高婷平住因兴奋而有些急促的呼吸,温柔的微笑着回答道:「来吧,我知道你已经忍很久了。」说罢,她身体向后仰躺下去,给我腾出了带上避孕套的空间。于是,我拿过早已撕开包装的避孕套,迅速将其套在阳具上,然后再度搂着她的腰肢将她抱起来,顺带着也将阳具插进了她那淫水四溢的阴户。
  于插入的瞬间,我听到高婷发出了「嗯哼!」的一声呻吟,并且也感到了她阴道内的一阵紧缩。之后,她便就这样坐在我腿上,本能的搂住我享受起了被抽插的快感。

  眼见高婷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但却不大会配合,于是我双手扶着她那紧实有弹性的翘臀,一边抽插她的阴户一边对她指挥道:「婷婷,你抱紧我,先把臀部抬高然后再往下坐,重复几下这个动作试试看。」

  「嗯!好……好吧!」听了我的话,高婷低声呻吟着做出回应,随后她便尝试做起了我所说的动作。然而,由于双腿打颤,浑身绵软无力,故此接连试了好几次她也没能做到。无奈之下,她只好一边喘息着,一边略带歉意的颤声对我说:「不行……小富,我……我现在全身一点儿劲儿都没有,所……所以做不到啊!」说完,她整个人都瘫软在了我身上,随之一动不动的柔声呻吟起来。

  看到高婷的这一表现后,凭着以往的性经验我推断,这女人至少三个月的时间,没有过包括自慰在内的姓生活。不然,只是刚开始的一阵抽插,她的反应绝不会如此强烈。在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我搂着她,表示理解的说:「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就变变姿势吧。你说呢?」

  「好,这个我都听你的。」先是语声温柔的贴在我耳边回应一句,随后高婷放开双手抬起头,眉目生情的静静看着我,摆出了一副听凭吩咐的乖巧模样。见状,我抬双手抓住她那对玉碗状的滚圆乳峰,而后轻轻将她按倒,并顺带着向后缩身,将深插在她阴户里的阳具缓缓向外拔出。

  在我的这一动作下,高婷的喉咙里再度响起了低沉且柔和的呻吟声,同时阴道里又是一阵激烈的紧缩蠕动。最后,在我将龟头抽离阴户的一刹那,她竟然情不自禁仰面发出「啊!」的一声呻吟,同时小腹和阴户一阵抽搐,接着一大股淫水如泉涌般倾泻出来,顺着她的臀沟淌到了床单上。

  见此情景,我伸手沾了一些高婷的淫水,然后放到嘴边用舌头舔了舔。那口感,既温润又清爽,并且还少许带有一种她身上独有的体香。在尝到她那种独有的体香之后,我不禁有些意犹未尽,于是便俯身趴下,贪婪的舔食了起来。先从床单开始,而后是她的臀沟,接着一直舔到她的阴户,不多时所有流出来的淫水便全部被我吃了个一干二净。

  对于我所做的这件事,高婷在享受被舔食臀沟和阴户的同时,不禁也感到有些诧异。于是,她满眼不解的看着我,柔声问道:「何必这样呢?多脏啊?」
  听了高婷的话,我抬起头,一边仔细品味着她那独有的体香,一边回话道:「婷婷,你的水有一种很独特的味道,令我欲罢不能,所以再给我吃一些好吗?」说完,我满含期待的看着她,静静等待允准。

  而面对我的这一请求,高婷既不解又无奈的轻轻一笑。笑罢,他闭上双眼仰起脸,娇声低语着回应说:「这个我是无所谓啦!只要不嫌脏的话就随你吧。」说完,她的全身也跟着放松下来,做好了被我取水的准备。

  见请求得到允准后,我再次低下头,将嘴巴贴到高婷阴户上吸吮舔食起来,同时还以手指捏住她那敏感的阴帝轻轻搓弄。于这种方式下,她喉咙里又开始了轻柔而低沉的闷哼,叉开的双腿也随着微微的抽搐打颤。

  看到高婷的反应,我一手分开她那梅红色的阴唇,另一只手探中指插进了她那桃红色的阴道里,缓慢且有节奏的向上抠唆起来,并以舌尖舔着她的阴帝撩拨逗弄。如此一来,不多时,她那略显冷感的闷哼和喘息,又变成了成熟女性风格的呻吟和娇喘,温润香滑的淫水也再次从阴道里缓缓的涌现出来。

  见状,我迅速拔出手指将其舔净,紧接着便一边用手按压她的小腹,一边索取似的在她阴户上狂吸猛舔,最后情不自禁的把舌头直接插进了她的阴道口内。于是就这样,伴随着高婷那「嗯嗯哦哦」的娇喘呻吟声,我贪婪的舔吸良久之后,才算心满意足的将舌头从她阴道里拔了出来。

  见此情景后,高婷一脸无奈的看着我,平住喘息,柔声问道:「这样你满意了吗?」

  听了高婷的话,我满意的舔着嘴唇朝她点了点头。然后,我再次将她抱起来,一边翻转她的身体,一边对她指挥道:「婷婷,这次咱们玩背入式,你背对着我,用双手和膝盖着力,然后双腿叉开把臀部翘起来。」

  「哦……」听了我的话,高婷有些不明就里的应了一声,随之便按我所说的做出动作。然后,在我从旁的指导纠正之下,她终于面对衣橱上的穿衣镜,跪伏着翘起臀部,摆好了姿势。于是,我便也以膝盖着力跪在床上,然后扶着她那圆润翘挺的臀部,再次将龟头顶进了她的阴户。而随着我的进入,她身体又是剧烈的一颤,险些软倒在床上。

  我双手搂住高婷那纤细的腰肢,帮她保持住平衡,接着慢慢发力,开始了抽插的动作。随着阳具有节奏的缓出慢入,她那成熟女性风格的娇喘呻吟声再度响起,但与之前相比较,其中又多了些许享受的意味。看到她的反应,我加强了一些抽插的力度,然后松开她的腰肢,俯身一边揉捏她的双乳,一边提醒是的对她说:「婷婷,把头抬起来,看着你前面的镜子。」

  听到我的话,高婷于呻吟娇喘中,很是服帖的答应了一声。然而,当她将视线投向那面穿衣镜,进而看到自己被我一边把玩乳房一边抽插的样子后,又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见状,我腾出一只手揽住高婷的颈项,并端起她的下巴,令她再次正视那面镜子。然后,我一边抽插一边对她说:「婷婷,不要逃避,这没什么好害羞的。其实你是一个既温顺又性感的好女人,像这样让男人宠爱是理所当然的事。」
  听到我的话,高婷再次于娇喘呻吟中答应了一声。然后,她不再逃避的看着镜子里面自己被抽插的景象,比之前更为享受的「嗯嗯啊啊」了起来。我放开她的颈项,再次以双手捉住她那对玉碗状的滚圆乳峰,挤奶似的抓握着向乳头处施压,同时阳具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就这样约过了十分钟后,高婷便全身抽搐,并柔媚的颤声呻吟着进入了高潮状态。配合着她的高潮,我又突刺式的猛力抽插了几下,以此加强她的快感,然后便将阳具插在她那激烈蠕动收缩的阴道里,静待她高潮的结束。随之不多时,当高潮结束后,她的阴户一松将我的阳具滑了出来,而后整个人便软绵绵的趴在了床上。

  我和高婷一起喘着粗气休息了片刻,随之在呼吸恢复正常后,我再次翻转她的身体,令她成仰卧的姿势。然后,我起身站在床下,将她一双笔直光滑的美腿分开夹在两边腋下,用这种老汉推车的姿势,把淫水未干的阳具重新挺进她的阴户,继续起了抽插的动作。

  感受到我的抽插,高婷从高潮快感的余波中回过神来,略带恳求的柔声对我说:「小富,我感觉好冷,你能先停一停,然后趴下来抱抱我吗?」说完,她将双手抱在胸前,随即身体果然好像很冷似的打起了哆嗦。

  在听了高婷的话并看到她的状态后,我赶忙答应一声,同时拔出阳具俯身趴下,将她拥在怀里,以体温给她取暖。于是就这样,在彼此相拥许久后,她的身体才总算是停止了颤抖。

  眼见高婷似乎已经恢复正常,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她问道:「婷婷,怎么会突然觉得冷?你生病了吗?」

  「我没事了小富……」先是表情有些尴尬的回答了一句,随后高婷语声轻柔的为我解惑道:「其实这也是一种生理反应。就是每当我高潮之后都会觉得身体有些发冷,而且这种发冷的感觉,和高潮时的快感是成正比的。不过只要被人抱一会儿我就没事了。」说罢,她抿起嘴唇,满怀感激的在我脸颊上印下了深深一吻。

  在问题得到高婷解答后,我欣慰的点了点头。随即,我再次站起身,分开她的双腿将阳具挺进阴户,然后一边抽插一边对她说:「这么说你还真够特别的,不但有一种令人欲罢不能的味道,而且高潮之后还有这种反应,让我越来越想更深程度的了解你了。」说着,我尽可能把阳具插进她阴道深处,同时探出右手,用拇指拨弄她那敏感的阴帝,以此促使她再次进入状态。于这种方式下,她的喉咙里开始发出闷哼的声音,进而又逐渐变成娇喘和呻吟,同时那湿热的阴户也涌动了起来。

  于被抽插的快感之中,高婷仰望着我,一边娇喘呻吟着一边开口说:「小……啊!小富,过了……今晚以后,你……嗯哼!……还会记得婷婷吗?」

  「我当然会。」非常爽快的回答一句,随后我弯下腰,发自内心的看着高婷说:「你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特别是这种温顺又服帖的样子,有一种贤妻良母般的味道。我想,无论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得到你,都会是他莫大的福气。」说罢,我双手抓住她的乳房揉捏了一会儿,然后再次挺直腰身,继续起了抽插的动作。

  以这种老汉推车的姿势又做了十来分钟左右,我和高婷都累得大汗淋漓。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她的阴道内壁激烈的蠕动收缩起来,随之整个人又进入了高潮的状态。这一次,我迅速将兴奋值已近临界点的阳具拔出来,然后蹲下身,一手用指头插进她阴道里向上抠动,一手按压她的小腹,同时以指尖快速搓揉她的阴帝。结果没多久,和我预想的一样,她仰面长长的发出一声呻吟,同时将大量的淫水跟一股温热的喷潮一齐倾泻了出来。

  以金欣所教我的这种方法,成功令高婷得到极佳的快感后,我站起身看着她那因高潮而精疲力尽,但却又十分满足的模样,拿掉避孕套,用手握着阳具一阵套弄。接着,我满含快感的一声呻吟,将一股灼热粘稠的精液,喷射在了她那柔滑且平坦的腹部上。

  就这样,当晚在同高婷激情接触后,我稍作收拾整理了一下,随之便留宿在她的家里过夜,与她同塌而眠。其间我也曾有过继续跟她追欢取乐的表示,然而由于体力已经透支的原因,她婉言回绝了我的提议。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刁民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