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宾的性半生】(136-139)【作者:通路】
【宾的性半生】(136-139)【作者:通路】
字数:12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36章

  两天后的下午宾接到母亲的电话让回家一趟,打电话给林佩,林佩说不过去了要去经贸委的浴室洗澡,晚饭她自己解决。尽管家里有淋浴,可她每周都还是喜欢去一次大众浴室,说是习惯了那里水大有蒸汽,大家一起洗热闹还可以互相搓背,比在家里洗的舒服。实际上是去聊些和听些各种小道消息和传闻,满足一下女人们爱八卦的心理。经常有事没事说些从澡堂听来的八卦趣闻,有没有去互相比较一下各自的胖瘦身材就不得而知。

  林佩林怡姐妹俩傍晚进门时宾正在看新闻联播,听见是在播新闻林佩说,「去看新闻吧,」

  「不了,姐我先进去了。」

  林怡低声应着关上卧室门。

  「啊呀,真舒服!我俩一起洗的。」

  林佩摇晃着蓬松的头发,走到跟前亲一下宾低声说:「第一步是达到了,后面就看你的了。」

  林佩收拾一下泡一壶茶端进卧室,又出来从酒柜里挑瓶酒,拿起两个酒杯走到卧室门口,回头对宾眨一下眼睛抿起嘴唇飞个吻。

  宾等了一阵洗完澡围着浴巾走进卧室,酒瓶和杯子摆在矮柜上,首饰放在旁边。被子盖到两人胸前,都光着肩膀半坐在床上,喝酒后的脸在床头灯光下泛着红晕,看见宾进来林佩往里挪了挪,林怡猝溜进被子躺下用被子盖住头。

  宾拿掉浴巾坐在林佩身边的床上,三人靠在一起,宾摸到林佩的身上没有内衣。林佩掀起被子说,「害什么羞,这样会被捂死的。」

  灯光投在三人寸缕皆无的裸体上,姊妹两个身材,长相都差不多,可五岁的差别体现在身体上就有大不同。

  林佩已在宾的开发下开始进入轻熟女阶段,丰乳翘臀性感。外八字的梨乳,柔软丰满,随着身体的位置变换出球,碗,饼的形状,乳头不大挺立。乳房把在手里细腻水滑,蜜桃臀握在手里饱满舒服,一动就是肉波涟涟。

  林怡还是鲜嫩欲滴的少女,刚刚发育完光鲜亮丽。小一号坚实的半球乳房,不变的形状弹性十足,结实的臀肉挺拔有力。

  林佩在果酒的作用下早已不能自持,低头含住妹妹球形乳房上的细小乳头吸吮,同时用手分开妹妹的腿,宾趴过去舌头在林怡的阴唇上下有力的舔弄,在两人上下合力的刺激下,林怡马上就浑身颤抖,呻吟着语无伦次的带出断续的话语,「姐,你们别,噢,我受不了。」

  林佩不为所动吐出乳头兴奋的说:「这样你才能有上天入地的神仙感觉,好妹妹听姐的。」

  说着用嘴堵住林怡的嘴舌吻起来,宾不失时机的扶起小姨子的腿插进湿润紧裹的阴道,十几下后林怡的身体变软了,拍打床铺的手抚在床单上抽动。宾拔出阴茎,林佩抬起头看着林怡紧闭的眼睛和煞白的脸有点紧张,「是有点过了,别是晕过去了吧。」

  说着用手拍拍林怡的脸,林怡「呼,」的出了一口长气缓过来。

  林佩对林怡说,「你先歇会,看我和你姐夫的。」

  林佩说着头在妹妹的脸上方,跪趴下高高撅起翘臀,宾扶住老婆的腰大力的「噼啪,」起来,林佩「咦哟,啊呀,」的呻吟摇晃着,吊垂的乳房在林怡的半球乳房摩挲。

  林佩看见妹妹的脸色慢慢转红,眼神也妩媚起来,林佩躺到床边,又垫个枕头在臀下对林怡说,「来,好妹妹你趴到我身上来。」

  林怡听话的趴在姐姐身上,「亲我,」,宾会意地在姐妹的接吻中,开始一上一下的来回在两个叠在一起的阴道里抽插,唤起两人时高时低的轮换呻吟。林佩感到林怡又软软的趴在她身上问道,「舒服吗?」

  「嗯,姐,我想歇会,我浑身发软太累了,」

  「你再等会,来你趴在床边,再让你姐夫从后面来一下,保你喜欢。」
  林怡按姐姐的话趴好,宾抓住小姨子结实的臀肉,开始大开大阖的抽插,在林怡高亢的呻吟中林佩的手指按在妹妹的阴蒂上,林怡在「啊,」声中身体往前扑,随着龟头退出大股的水从阴道中喷出打湿了床边一片床单。宾没有停歇马上拎起旁边林佩的腿插进阴道,快速运动在林佩亢奋的高潮中全部射进穹顶。
  宾大汗淋漓的躺在林佩身边喘着粗气,林佩高举着腿没有放下对宾说,「帮我挪一下枕头。」

  宾把枕头往里挪一挪,林佩也跟着挪进去躺在枕头上。依旧高举着腿,趴着的林怡软软的问,「姐,你这是干什么。」

  「是时候生个孩子了,这样会容易些。」

  林佩看看身边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的宾,体贴的拉过被子盖好,对林怡说,「你靠过来,」林佩贴着妹妹的耳旁小声说:「要是我怀孕了,等你姐夫出国回来,你就住过来照顾我。」

  「哼,照顾谁?我告诉妈,」

  「唉呀,亏不了你,再说你不能让他一天出去找吧。」

  「那就要我替你,我要是也,」

  「那敢情好,就请长假生下来我一起带,三五个哪么一大家子多热闹。」
  林怡有点吃惊的问,「什么,你是说姐夫还有别的,」

  「胡说!」林佩发现说走了嘴脸色变得严峻。

  一转又语气放缓说,「我是开玩笑了,放心他会小心的,」

  「嗯,好了。我去上厕所,你也盖上被子别着凉。」

  林佩从卫生间出来,电话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

  接完电话林佩探头进来对林怡说,「妈问你为什么天天住这里,说是会影响我们的生活。你还行吗?过一会去洗个脸,让你姐夫送你回去,妈一个人在家,辛苦你了。」

  林怡起身穿上衣物去洗脸,林佩进来推推宾,「老公麻烦你把小怡送回去,我妈一个人在家叫她回去。」

  宾答应着起身穿好衣服把林怡送到楼下想转身回家,可想想这样不合适就跟着林怡上楼,一进门岳母在厅门口迎着两人说,「回来了!咦,小怡脸色怎么这样?」

  「我有点累了去歇会。」

  林怡说着进屋关上门。

  「这孩子,来坐,」岳母对宾说。

  「晚了,我先回去了。」

  宾想尽量少和岳母单独待在这个房间里,特别是刚和姐妹俩激战过,要是让岳母再看出点端倪就更麻烦,时机不合适。

  「你等等,」燕妮倒是从女婿的态度里觉出不同,「小怡在你们那里做了什么?」

  宾立即为自己的躲避后悔,马上变换态度,「也没什么,林怡不听劝和林佩吵了起来,两人闹得有点凶,过一会就没事了。」

  宾边说着边贴近身体把手按在岳母的丰臀上,同时用手指贴在岳母的嘴唇上,眼睛示意林怡的房门口阻止岳母说话。按在肉臀上的手把睡裤往下一拉看见了紫色的内裤松紧带,宾把嘴贴在岳母耳边暧昧的问:「是上次哪条吗?」

  燕妮的眼神变得温柔,江市之行帮她快速的度过了不应期,也唤起了体内逝去已久的需求,一直期盼着能再次出差远行。苦于没有机会和岳母的脸面,女婿也几乎没有来过,两人都在躲着避免见面。今天电话里听到大女儿说让女婿送林怡回来,燕妮竟鬼使神差的换上了回来后再未穿过的哪条紫色内裤,并没有预期女婿会有什么举动,现在被宾发现,内心有了涟漪,迷茫的等待女婿进一步的行动。

  这时林怡又打开房门直接走进卫生间,宾闪身躲在客厅门边。待卫生间的门关上后,警醒的燕妮想到不是只有两个人在这里,看着卫生间的门一字一句低声说道,「我说过回来了我还是你岳母。」

  宾没出声迅速的开门下楼,岳母站在门口看着有点狼狈的女婿,又看看紧闭的卫生间房门,心生疑窦。回想起自己和女婿的过往,关上门准备等林怡一会出来问个明白,林怡干脆是一问三不答,又关上房间门疲惫的睡觉。

  林怡之后变得不再对政治有那么大的兴趣,偶尔就会来姐姐家,宾多会安排在下午或者傍晚避开林佩。老婆只是好奇和想帮着宾快速拿下她妹妹,再多上一次两次,姊妹之情也一定会物极必反。

  林怡在宾的言传身教下,学会和享受了全套性活动,快速地掌握了各种技巧,逐步可以做到收放自如,灵活运用。两人完事后洗完澡,收拾好房间,宾才送林怡回家,不再过夜也不再三人行,慢慢的也就冲淡了岳母的疑虑。

               第137章

  五月中旬候书记和宾的签证前下来了,由于时机敏感候书记要求宾与客户联系把访问时间推迟到五月底六月初,期盼着纷乱早点降温结束。

  宾又有了多余的十天与家人待在一起,期间马素贤动员宾放弃湖东的地帮忙分析到,「你看合同上那块地的使用权实际大部分已不在我们名下,每年也就是象征性的付点费。我们现在与市政府也没有任何回租之类的默契,不管你要做什么人家就是一个不批,索性做一个顺水人情,去跟市政府商量,只要他们同意我们留下那个小园子,把租约换成买断就行了。」

  宾回绝了这项提议,「这次我不听你的,现在也顾不得这些,就让这个合同放下去,说不定哪天有时间了再说吧。打起官司我有合同在手,」

  「跟政府打官司你能赢?懒得管你。」

  马素贤越来越无奈的感到宾的固执。

  宾做好准备订好机票,可等到五月底临出发的时候。侯书记又决定取消行程,公司再次违规让宾一个人出国,经贸委还就同意了报告里的理由。

  林佩不同以往有点担心找个借口送宾,两人选择入住离开广场最近的酒店,办理好手续就走出酒店来到跟前看着混乱的广场。两人感到情绪压抑,默不作声的回到酒店房间林佩站在窗前说:「好好看看,我早说出国算了,你就是不肯。」
  宾走到老婆身边看着窗外宽阔的马路上熙攘人群的各种嘴脸,林佩头靠在宾的肩头,「早点回来,回来之后看想干什么,还是回去做公司原来的业务吧。」
  「你放心,我已放弃了。再说就你的同学用不了多久那生意就会出事,你就瞧好吧。希望不会查到我头上,就是查也应该说的清楚。」

  宾受到各种影响心里有一股无名火,伸手开始粗鲁的扒老婆的衣物,然后把一丝不挂的林佩按贴在落地大窗上,这样低的楼层路人应该可以清晰看见林佩的裸体。林佩有点惊慌,试图挣扎摆脱,「你干吗!外面会看见的。」

  可宾有力的压住她在玻璃上说,「就是要让人们看看没有政治的原始欲望。」
  宾用手捂住阴唇揉搓,林佩不再挣扎手扶住玻璃看着纷乱熙攘的大街,「呃哟,」的呻吟,宾从后面顶进阴道,林佩手扶玻璃弯腰呻吟着说,「我要怀孕,一会抱我上床吧。」

  宾抱起林佩放在床上,干净的玻璃上留下了一幅人体的抽象画。可以看出两边的手掌印连着四指的划痕,半边的脸,眼睛,鼻子,嘴唇,两个完整的乳房和中心的乳头,细窄的腹部和中间的肚脐,下面两块分开的大腿印记,中间空出的三角地带正是人类凭借原始本能享受乐趣,繁衍后代的根本所在。

  林佩在宾疯狂的折腾射精之后,屁股底下垫着枕头,坚持高举着双腿躺在床上。她看宾站在窗前从各种角度查看玻璃上的印迹说:「看什么呢,你把它搽掉了。」

  宾没有理会,拿出相机试图拍下这幅画面,「这是艺术,你怎么会知道它将来不会成为不朽名作呢。」

  可怎么比划,宾从取景窗里都找不到好的角度和清晰的画面。宾想一下打开房门往走廊里看了一下,放下相机只穿着裤头跑了出去,林佩都没来得及阻止。宾回来后手里拿了一盒乳胶手套,把盒子里面的和手套上的滑石粉小心地扑在玻璃上,看着丈夫的认真劲和玻璃上越来越清晰的画面。林佩嬉笑的说,「你福尔莫斯破案呢,」

  「这就叫多读书有文化,活学活用。」

  宾说着拿起相机终于拍下了几幅清晰的相片。

  「如果你这次怀上了,将来我会把这张相片送给你儿子。告诉他,他就是这么来的,多有纪念意义。」

  「你个变态!还是留着做你的不朽名作吧,你这样儿子将来也一定是个花花公子。还是先扶我起来,」

  「你再等会,我得把手套还回去,住这样的酒店偷半盒乳胶手套,这名声可不好。」

  宾穿上裤子衣服,把乳胶手套塞回盒子里再次出去把盒子放回清洁车上。林佩靠在宾的身边情绪低迷的说,「这都半年多了,我怎么就没动静呢。」

  「许是工作太忙,情绪不稳,调养一下就好了。」

  「我应该没问题,算命的都说我会生两个呢。」

  「那你都信,又是马素贤给你介绍的吧。两个,国家计划生育也不许呀,整个一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骗子。」

  「不会是你一天花的得了什么病吧,回来后我们去检查一下。」

  宾被说的也有些疑惑,点点头算是答应。

  林佩在机场与宾告别,看着他走进出关通道挥挥手,转身去国内航站返回文市。

  宾来到登机坪坐下再次拿出访美要项看一遍,然后安静的读书等登机时间。
  开始登机了宾随着不是非常多的人群登上飞机,在舱门口意外的看见周婧宜和那几个一年前在机场见过的空姐们,各个笑容可掬职业性的弯腰向每个旅客问好:「欢迎乘坐中国民航。」

  宾笑着点点头打个招呼,随着人流没有停留找到自己的座位,待大家都坐好起飞前,周婧宜才走到座位旁边对宾说:「你这又出差,是去美国?」

  「嗯,今天的乘客好像不多吗。」

  「是呀,所以我才奇怪你怎么一个人这时候去,我先忙了,一会聊。」
  飞机起飞后有乘客开始离开座位找寻后排空出来的座位准备占一排一会睡觉,宾安静地坐在靠窗的座位上读书,身旁的乘客也离开没有再回来。

  乘客们吃完供餐,窗外已是一片黑暗,机舱里的灯光也调暗了,多数乘客开始睡觉。宾也昏昏欲睡闭上眼睛,感到身边的坐了个人回头借着昏暗的灯光认出是周婧宜。她换掉了空姐制服,看起来跟乘客一样,身体靠过来也飘过来熟悉的香水味,又是圣罗兰那一打开就扑鼻而来的新鲜味道,难道我的女人们只认它吗!
  「干吗搞得跟地下工作接头似的,」,宾算是打招呼,两人的手握在一起相互搓着。

  周婧宜低声说,「忙到这会不好意思。大家轮着休息过来聊会,穿制服跟乘客聊天影响不好。」

  「上次没时间问,这几年还好吧。」

  「说不上好坏,反正天天飞来飞去的,生活不规律我也累了。过一阵就退了不飞了,要不然真嫁不出去了。」

  没等宾的回答接着说,「我同事在登机口往候机厅一看就认出你来了,总是西服革履,还是那么年轻招惹人,就一面她们就记住了。就没见你变老过,也只有你到哪都捧着一本书。」

  「主要是打发时间。」

  「到达后你有什么安排?」

  「会有驻外的人来接我,然后马上去洛杉矶,再从那里飞纽约。」

  「呕,」口气明显带有失望,「累不累,跟我上去有个小空间可以躺一会。」
  周婧宜贴在宾的耳边说,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中闪着光。

  宾知道她的意思,「不了,影响大家休息,你先上去吧还要换着服务。」
  「好吧,你什么时间回国。」

  「一个月后的同一天,」

  「唉,那天刚好又是我们飞回航,提前一天来机场接我吧,」

  「好。」

  两人在黑暗中低头在椅背中轻轻一吻,宾的手不老实的伸进衣服在周婧宜身上摸了一把,手感真好。

  「我一定安排好。」

  周婧宜起身整整衣服和头发离开,宾调整身体再次闭上眼睛。

               第138章

  宾出了机场就与经贸委住旧金山人员老赵先去领事馆报到,然后马上驱车去洛杉矶准备参加一个展会。第二天刚起床就有电话提醒他们打开电视,电视上从早到晚的镜头都反复播放北京街头的事,他们明白业务是没法开展了。

  宾打电话到公司得到的答复是视情况自行决定行程,一切以安全为第一优先,随时与公司联系。宾与东部的客户联系后只有退票在洛杉矶稍事停留后,返回旧金山机场旁边小镇上老赵租的房子暂住等待,没事就在老赵的建议下开始学习开车。

  布什总统很快就宣布给与所有在美人员转换身份的机会后,宾接到公司通知办理身份转换成为驻外分公司经理就是L1。经贸委的点也转为公司的分公司,老赵回国,所需资料随后寄来。

  宾首先想到的就是在开展生意有入账之前的所有费用,好在出国时有把两个人的旅费都带上,老赵租的房子和不大的仓库也预付到了年底。

  宾开始找律师同时办分公司和转换身份,律师的文件刚一报上去,公司就自作主张发了两集装箱公司的货物来美,宾叫苦不迭,这回是真的要待个一年半载了,宾开始认真的研究市场,拓展客户,开辟市场。

  老赵请房东过来与宾见面,顺带检查一下房子。房东是个老香港人,话语不多,看来他也已习惯了房客经常换人。房客就是一两个倒也还注意,不需要太多的担心,房租半年一付,比其他的房客容易方便多了。房东就客气的与宾有又把租约过了一遍,把注意事项再强调一遍留下联络方式离开了。

  待了一年多的老赵忙不迭的办完所有手续和交接两周后就拜拜飞回国了,宾在老赵回国前的一天一次过拿到驾照。开着已转给分公司的福特金牛轿车送老赵去机场,两人在机场互道珍重。

  宾如约来到机场接周婧宜,所有机组人员都走了,她才最后一个出来,走到宾的跟前问:「我们去那?」

  「跟我来吧。」

  宾领着来到停车场,周婧宜疑惑的跟着来到轿车旁,宾打开车门,「请!」
  「你都有驾照了!」

  周婧宜吃惊的坐进车内,「可你拿它干吗,明天就回国了。」

  「计划有变,我要长住了。」

  宾在路上大致讲了这一个月的故事,来到离机场不远的房子,把车直接开进车库,周婧宜看着这三室两厅带车库的房子,「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
  宾可没心情听她的感慨,一肩扛起美人就往主卧室走,周婧宜两脚踢腾的说:「呃呀,飞了十几个小时,你让我先洗个澡,休息休息。」

  这会对忙碌了一个月没机会沾荤腥的宾说这样的话,更像是在调情,「你叫我接你,就应该知道是先工作后休息,你就再辛苦一下吧。」

  宾把周婧宜甩在床上,解开皮带快速脱掉裤子,伸手撩起周婧宜的制服裙,褪下裤袜和细小的性感三角裤衩,分开周婧宜的双腿把她拉向自己,顶住用力一挺在她痛苦的「噢,」声中刺进阴道。周婧宜皱着眉头呻吟着哀求到,「求你把我的衣服脱了,弄脏了我就没法穿了。」

  宾的阴茎有了去处,身体舒服的一抖,急不可待有所缓解,十分不情愿的退出阴道拉住裙边,周婧宜脸色羞红的支起身体让宾把裙子脱掉。宾也甩脱身上的衣物,这个时候才有机会一瞥旧情人的下体,依就是只有寥寥几根软毛几乎光洁的三角阴阜,手掌按在阴阜上,光滑细腻贴在掌心,手指碰到分开的阴唇湿润了指尖,再向下中指伸进洞口探寻着不太密集的皱褶。

  宾没有再给周婧宜机会脱去上衣,只是解开下面的几个扣子,有特色的围巾还是花样的系在脖子上,制服下部分在两边,手在背后松开胸罩带钩用手抓住变的大而柔软的白皙乳房,手心感觉不到柔软的乳头,手感好极了。

  宾的坚硬阳具再次顶在洞口用力进入,一下就顶在底部的肉上。拉起细长的双腿开始有力的一下下攻击制服里的漂亮肉体,周婧宜大张着嘴双手推着宾,「呃哟,不行,每次你都这样,太深了。」

  宾的身心舒畅,一边享受阴茎传来的痛快,一边近距离细看这典型的东方美人,没有了七八年前的青春靓丽,却积淀更多的成熟魅力,皮肤不可避免得有了些许松弛。

  宾停止下体的运动,放下大长腿,俯身低头两张嘴唇碰到一起。宾压住周婧宜长吻,双手解开围巾和制服的扣子,两人在激吻中去掉周婧宜身上最后的布片。
  激烈的舌吻弄花了妆彩,唇红,腮粉,眼影全部抹错了地方,宾不厚道的笑了,「你的飞行补贴都抹在脸上了。」

  周婧宜回到,「你也好不到哪去,这才叫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你先出来让我换一下。」

  周婧宜转身跪趴好,宾伸手抓住她吊垂的椒乳,捏住细软的乳头捻一捻。用手扶住胯骨细腰,从后面开始大力抽送,在「噼啪,」,「咕唧,」的声响,合着周婧宜时高时低的吟声达到两人的顶峰。

  宾先拍拍周婧宜的臀肉再及时拔出,宾一侧身早有感觉的她马上灵巧的转过头,用嘴含住龟头接住那一下下喷发,一个月的累积从嘴角缓缓流出,周婧宜用手兜住然后起身去卧室里的浴室清洗。

  周婧宜一脸疲惫的躺回宾的身边,「你不是要洗澡吗?」

  「你让我歇会再说,累死了。」

  「呃,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你们公司有钱没处使呀。」
  「大小姐这你就不懂了,外贸系统或者有关系的人员出国住在这里,只是象征性的交点费用吃饭而已,省出来的都是自己的。」

  「这么好,那每次你都来接我,或者我们乘务组的都来,也能省上一笔,就像以前在都市,和她们凉拌凉拌。」

  「好了,别开玩笑了,睡会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想吃什么?」

  「你看着办,什么都还吃。」

  「能比你刚才吃得味道好嘛,」

  「不理你,改不了。」

  说着闭上眼睛。

  周婧宜踏实的睡醒后,才起床洗澡,穿衣吃饭,一扫疲惫满脸光渲的收拾好,宾送她去机场。宾停好车帮着拖着行李走向候机楼,周婧宜问:「下次你还来接我吗?」

  「说不准,要看时间会有的忙,有机会我就过来。先得把业务做起来生存下去,一个月一两次吧。」

  「那我就看你来不来再定。」

  两人走到候机楼门口,宾停住脚步说:「就到这里吧,再往里会有遇见你的同事。喏,这个给你。」

  随手递过一个提袋。

  「什么呀,那么神秘。」

  周婧宜打开一看,是一套圣罗兰香水和口红的化妆品,抬起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你一定要找时间来接我,」

  「我会的。」

  宾看着周婧宜拖着行李进了候机楼挥挥手转身离去。

               第139章

  时间会很快冲淡一切,半个月后所有的人就又回到日常的生意和生活中。宾的所有努力开始有了回应,陆续由小到大的客户开始等待货到后的小批量订购。宾开始联系拖车和运输公司,准备卸货和发货。

  林佩得知宾要常驻后,每次打电话都反复强调一句话,「要注意安全!」,国内出差都那样,这到了国外的花花世界可就真的鞭长莫及了,宾当然知道个中的多重含义。

  宾住的房子在一个被称之为回路的长圆圈里,有十户人家,除了路口上有一户日本人外,其他八家都是白人,大家对这一两个中国人的脸面分不清楚,只知道这个住户没有女主人,也不同其他的人有任何来往,邻居们对此有一种天然的敌意。

  宾来了之后,每天起床就出去绕着大社区跑几圈晨练,偶尔见到邻居也点点头。「嗨,」的打声招呼,邻居们这才发现住的人好像换了。房子接近圈底几家邻居多是夫妇两人,孩子们应该已工作上学离家了,偶尔会有个别子女回来看望一下。只有斜对面有一对夫妇有个上学的女孩,每天背着书包出门,见到晨练回来的宾会挥挥手打个招呼。

  公司发的货柜还没到,暂时不是很忙的宾开始有意多接近邻居,试图了解自己居住的环境和社会。每天进出都会从车库里出来站在路边,碰到邻居就聊几句算是练练口语和听力。

  宾清理仓库时发现了一些多年积累下来的各种样品,多数都还没有开封,归置一下分为三类。想起读过的书中提到的住家处理多余物品的办法,把那一类最多的确定不留的部分装车拉回房子,分门别类的放在门前的草坪上,从窗户里偶尔看见有邻居走到跟前看一看就走开了,过一会又回来再看一下,有一位白人妇女走到门前按响了门铃,宾打开房门,「嗨,你好,你门前的物品是车库甩卖吗?」
  「不是啊,你们自己请自便。」

  「嗯,不好意思,因为没看见写着自便的字条。谢谢!」

  宾来到门前的草坪上,这位妇女并没有立即拿起她看中的东西,而是叫来刚才的那几位一起大家商量着各拿了几样,宾有学到了一些走的很近的邻里间的相处。人们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和宾聊了起来,知道宾是中国出口分公司的住在人员,宾也头一次听说好学区对房价的影响,老住户间并不是都没有人情味,只是尽量不打搅邻居。

  宾的承办身份转换的律师事务所打电话请宾去一趟,坐在办公室里,笑容可掬的律师建议宾再同时递件办一张布什绿卡,这样进出美国比较方便,只要小心保密就行了,而且费用也不贵。宾想想多个选择有时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有必要再放弃也不是什么难事,就同意了。

  宾来到小会议室等律师的助理来填写相应的表格,丽莎是两个助理之一,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微胖成熟女人,穿着正式,收拾的精干利索。宾每次来都是她接待,讲不流利的香港普通话,有时就要重复双方的问答,也许是为拉进关系,偶尔还会关心宾在这边一个人的工作如何展开。熟悉了的两人眼神时有温柔的交流,看着精致的妆容,低头在纸上记录的漂亮眉眼,纤细的手指,宾的心里有了对这种办公室女人的想法。

  拖拖拉拉快到了午饭时间,宾用自己的钱付律师费时才发现手头没这么多现金,就邀请丽莎一起吃个中饭,顺带去对面的银行取钱。丽莎看一下时间说:「我跟你一起去,饭就不欺了,你再送我回来。」

  两人下楼来到地下车库宾的车旁,宾已学会了为丽莎打开车门。宾坐在驾驶座上,借着伸手帮她系安全带,手不老实的按在园鼓的胸上,嘴唇贴在丽莎吃惊转过来的唇上。这时电梯那边传来了高跟鞋的「嗒,嗒,」声,宾离开丽莎的脸坐回座位发动汽车倒车离开车位。

  丽莎有点惊魂未定,又有人在车库不敢出声,宾则不失时机的一手把方向盘,一手伸进裙底在她的大腿内侧抚摸。宾开到路上等绿灯回转到对面的银行,手指已经隔着内裤在阴唇上摩挲,丽莎闭着眼一脸享受的靠在椅背上,双手放在膝盖上以挡住外面可能的目光。千篇一律的枯糙生活,大庭广众下的调情带来的新鲜刺激感使她迷失,不再惊愕。

  宾开着车停在自动柜员机前取钱,丽莎整好裙子,待宾的车开上车道等待拐上马路时,她用手松开宾的皮带,一只手伸进裤子握住坚硬的勃起,脸上现出不信的眼神看着宾。

  宾再次等绿灯回转时,丽莎的头影从座位上消失了,从后面看起来好像就宾一个人在开车。这时丽莎已褪下宾的内裤,手眼嘴并用趴在宾的腿间抵近观察这她从未见过的巨大。当宾把车开进车库的大门,丽莎的头在车库的暗色中起伏,头发擦蹭着方向盘,嘴里「吱喳,」有声的含着阴茎上下为宾口交。

  这时不大的车库中已没有多少车辆,宾集中精力把金牛车停在最暗的角落中。
  丽莎坐直身体,用手搽去嘴角的水渍。

  宾在她从裙子里拉出衬衣的时候扳倒靠背,丽莎躺倒抬起腰腿手伸进裙子里拉下裤裆带着水印的裤衩。

  宾在弥漫着淫糜气味的车内也放倒靠背,脱去裤子,从钱包里取出杜蕾斯,勉强套在阴茎上。

  撩起丽莎的裙子,用手指抚摸着大片浓密的阴毛下湿漉漉的阴唇,翻身在宽大的美国车里压在她身上,分开她的腿找寻阴茎期盼的去处。

  宾双手伸进衬衣推高胸罩,抓揉丰满的乳房,手指捏住挺立的乳头,阴茎捅进阴道后,宾用手扶起丽莎的两腿,开始在不宽裕的车里耸动身体。

  阴暗角落里车体无声的晃动着,不是十分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可只要有人看过来就一定会发现不同。两人在时刻有可能被发现的紧张刺激中快速的运动和喘息着,脸都涨得通红,很快就先后达到高潮,当宾拔出阴茎时才发现杜蕾斯在顶端破了,带出的精液滴在丽莎浓密的阴毛和车的座垫上。

  宾回手拿起仪表盘上的纸巾盒递给丽莎,同时揪出几张帮着垫在阴道口,丽莎也发现了问题,嘴里说着,「你会害死我。」

  手忙脚乱的又加了几张纸巾穿上裤衩夹着,看一下周围下车扭着屁股快速走向电梯。宾清理干净座垫,发动汽车开出车库打开车窗,来到不远的麦当劳买份快餐又回到律师事务所。这时只有丽莎在办公室里,宾递过麦当劳说,「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怕没时间所以。」

  「挺好,谢谢。」

  丽莎脸上的红潮已经褪去,看的出来重新化了妆,眼里依旧有偷情刺激的余韵。宾斟词酌句的问:「哪个,没问题吧。」

  丽莎想了一下,「应该,我会注意的,」

  「那我就先告辞了,回见。」

  客气的送宾来到电梯间,看看周围没人丽莎小声说:「有时间我会给你打电话。」

  这正是宾想要的答案,满意的点点头走进电梯又用手比划了个打电话的动作。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