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异世灵武改编版】(14)【作者:rain99991234】
【异世灵武改编版】(14)【作者:rain99991234】
字数:5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四章

  回到家已经天黑到晚上了。

  我让大虫做我陆家的仆从,大虫几乎是没什么考虑就答应了,回到家后我随便把大虫安置在一个下人房间里,随手给了他一些我认为的低级丹药,没想到他对我更加忠诚了,拿到丹药后一直在房间里修炼了我也没管他了。

  「来,少游,坐到母亲旁边来。」

  吃饭的时候,母亲一双诱人的大眼睛媚惑地在我脸上瞄着,她那双被柔滑透明丝袜所包裹着的美腿一直在勾着我的腿,猫挠一样弄得我心痒痒的,恨不得抓起她的丝袜美腿一段猛啃。

  「咦,那些个小崽子们去那里了?」这时我註意到了我那几个儿子女儿都没在饭桌上。

  我这话一说出来几女脸色都变了变,「哦……那是……他们说有事要出去办了。」无双一脸忧色的说道。

  我看着她们各自奇奇怪怪的脸色,也不知道发生什么,正想询问,母亲说一段话完全打断了我的思路。

  「少游,今晚过来我房间我们一起睡吧。」

  「什……什么,这……这不太好吧,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母亲。」我支支吾吾回答道。

  罗兰看着媳妇们挪揄眼神瞧向自己时,觉着自己在众人面前可能说的有一点露骨,赶紧补充道:「这是看能不能帮你想起以前的事」,「再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们一起睡又怎么了,你爹也在呢。」,「当初咱们还是很穷的时候不也是母子两个一起睡嘛」,「无论你多大了,有什么本事,都还是我的儿子。」

  吧啦吧啦说了一堆道理,说的理直气壮,看到母亲又准备扯我的耳朵说教,我又只能点头哈腰说是,唉,做人儿子真的艰辛,竟然母亲都说到这份上了,这点小事就算了吧,绝对不是因为在大家面前被扯耳朵太羞人的缘故!晚饭之后,我从澡室清洗完,走到大客厅发现都没人在了,估计都回房里了,我踌躇了一下,还是走到父母的房门前。

  「笃笃笃。」

  「门没锁,自个儿进来吧。」

  我打开房门进去之后,第一眼看到母亲光着屁股在整理被沐浴打湿的秀长头发,喂喂喂,难道是裸体吗,不知道是和血气方刚的男人一起睡吗?这么不检点吗!虽然也不是第一次看了。

  「咕噜。」

  我发出了响亮的咽吐沫的声音,难道母亲直接连内裤都没穿?但是好歹我爹陆中还在呢,再仔细看一看,啊哈!原来还穿着还有一层情趣薄纱内衣,一对丰满的乳房透着薄纱看的忽隐忽现,荡来荡去,阴部只有一块两指宽的小布可以挡住母亲的阴户,还有一条四面镂空情趣黑色丝袜,有丝袜,还有细高跟鞋,嗯哼…………嗯哼,深得吾心爱好,呃,不是,竟然有穿衣服,那就没问题了,咦,不对啊,怎么睡觉还穿丝袜呢,难道是因为我的爱好暴露了?不再拿余光去扫射母亲的屁股,而变成两眼直勾勾的盯着母亲的衣服下摆。

  母亲没留意到我的天人交战,看到我进来,毫不介意的把我抱在了怀里我感受着母亲身上传来的滑腻触感,脸红通通的。

  我一边欣赏一边跟母亲聊天,母亲的身上传来一股很香的味道,配合着眼前无边春色,简直是色、香俱全,这令我简直受不了。

  「今天看陪我们这些女人逛一天了,都很累了吧,快去睡吧。」母亲拍了拍我的头道。

  唉,我还以为有什么福利呢,看来还是想多了,躺了下床,母亲睡中间,我和父亲睡两旁,而且我今天也很累了,很快就抵挡不住睡意了,他们俩还没睡,俩人温声细语的好像在说我儿子们的事,但我迷迷糊糊也没听清楚,一会的工夫,打着均匀的鼻息睡了过去。

  一阵急促的啪啪声在我耳边直响,隐约地听到上方传来一阵阵很奇怪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好象很痛苦但又好象很爽快,我本来以为是作梦。

  「夫君,鸡巴好硬……插在里面好爽……啊啊啊……」

  一阵女声突然放声浪叫起来,他奶奶的这一下子我就醒了,你说你们夫妻要干这事就偷偷干啊,怎么在我头上干呢,今天你们儿子我还睡在这呢,还喊这么大声干嘛,生怕我不会醒吗,还是我知道平时端庄正派的母亲发骚的一面,让我惊讶了。

  母亲的呻吟声和他粗重的喘息声传进我的耳朵里,我的小鸡巴立刻硬了起来。
  我靠,我终於在这么近的距离内看到母亲最淫荡的洞了,而且,就是这个洞,将我生出来的洞!今天早上被无数男人看到的深红色阴唇,修剪的异常整齐的阴毛,在那一刻,全全然然展现在我的视线中。

  我瞇着眼偷偷看去,立刻被眼前的情景刺激的兴奋到了极限,体内的异能奥义骚动了起来,我以前从没看过这么刺激的情景。

  此时在我头顶的正上方,就是我父亲的鸡巴在母亲的骚屄里抽插的情景,他奶奶的,这是多么刺激的情景啊!这对夫妻就在我的头顶肏着屄,鸡巴在骚屄里抽插的情景,从没这么清晰的在我眼前展现。

  母亲骚屄里流出的淫水不停的滴落在我的脸上,甚至有时会流进我的嘴里。
  我偷偷把流进嘴里的淫液咽下,味道不错。

  「嗯……叫得别太大了……哦……把儿子……喔……把儿子吵醒就完了。」
  他奶奶的,怕我醒了就别在我头上干啊,虽然父亲这么说着,但喊床的动静并没有小起来,看样子母亲还是在卖力地叫着。

  「那你到底喜不喜欢啊?」母亲的呻吟又重了几分,嗯?喜欢什么,我想道。
  「嗯……哦……亲儿子肏……好……好刺激……嗯……」

  哈?!什么鬼东西,这两夫妇都发展到玩母子游戏了?

  「想到自己的儿子精液射在亲娘的身体里,就特兴奋……哦…………我不行了…

  …我要射了……「父亲说着,声音也喘了起来,」吱吱「的摇床声更刺耳了。我看着看着入了神,父亲的卵蛋也是硕大无比,就像是两颗鸡蛋一样,」啪啪「地撞击着母亲雪白的嫩屁臀。

  他们性器官交接的地方已是一塌糊涂,白白的泡沫和粘液涂满了母亲整个阴部,粉嫩的阴唇随着大肉棒的插入而被撑开,抽出时又被带出了里面的阴道壁的嫩肉和更多白色粘稠的爱液。

  这一次,这对夫妻做的非常痛快,一对恩爱多年的夫妻默契十足地交合着,随着每一次的抽动,床上的女人都是欢叫连连,满是汗水的脸上尽显对性爱的心满意足!「啊……夫君,中……哥……我也要去了……用力……射进来」

  一阵剧烈的男女呻吟和摇床声之后,射精的时候,父亲趴在母亲背上,大声的嘶吼着,鸡巴尽全力的向母亲的深处插去,当父亲拔出鸡巴时,精液并没有从母亲的小穴儿里流出来,两片湿漉漉的大阴唇有气无力的搭在两边,还伴随着母亲的呼吸一收一缩,母亲的骚屄在父亲的鸡巴拔出时就再次闭合了,精液一滴也没有流出来。

  我看到这样的情景很是奇怪,知道他们完事了,赶紧当把目光收起来,省的大家尴尬,没过多久,就听到隔壁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看来是睡着了。

  此时床头上散落着父母淩乱的衣物,我不自禁拿在床头旁母亲一件性感透明的的丁字裤,上面还残留着母亲一些粘液,我将卷成一团的内裤摊了开来,中间刚才包覆着母亲禁地的那块小布留下母亲屄屄形状泛黄的分泌物,分泌物已经干,黄黄的一沱,我将母亲的丁字裤套在了头上,凑在鼻边及鸡巴上廝摩,上面还留着母亲的余温,我深深闻着有一大片黄色尿渍的湿滑裤裆,隐约的还能闻到从母亲内裤上所散发出来的阵阵女性下体的异香,带有淫液甜酸味,加上尿液与汗水的腥臊味,那种奇特的味道,如闻花香般深深的嗅着,刺激我的脑神经,我不禁用力深呼吸,同时全身绷紧,血脉喷张,淫欲激发的小鸡巴胀硬难忍。

  「你用我的内裤手淫,会不会特别爽?是不是幻想那条内裤穿在我身上而在手淫呢?」

  罗兰早就听说过媳妇们说过儿子的嗜好了,但没想到能亲眼看到儿子头上自己穿的内裤,上面还有点淡黄色的汙渍,现在正很诡异地被儿子反过来套在他的头上,内裤裆的位置正好盖住了他的唇鼻,然后上上下快速的撸动着自己的小阴茎。

  黑暗中突然响起一个女声,把我吓了一跳,哆嗦了一下,差点就射了,然后僵硬的转过头去,一双水汪汪的美眸闪过若有若无的笑意看着我。

  看到儿子的眼睛正透过内裤两边的孔洞惊讶的望着她,她感觉有点想发笑,不过她尽量表面保持镇定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之前放在房间的丝袜上啊,高跟鞋啊里面总有湿滑滑的液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切,看来事情暴露了,还是太年轻,我压根不敢搭话,只能又转过头闭上眼睛装鸵鸟了,又听到母亲轻声地说,「呵呵,看这小家夥还满有精神的嘛,这里像你以前小孩子一样都没变,怎么不继续呢,憋着不好呢。」

  说完,母亲伸手捏了捏被单里我那根硬直的小鸡巴,然后突然笑了出来,「嘛,真是精神呢。」母亲突然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弹了我的小鸡巴一下,让我吓了一跳,我赶紧尴尬的往后缩了缩。

  我听了母亲一直说着不停,生怕再说下去会吵醒父亲陆中,虽然我对他并没有记忆,但还是看得出他对我的那种默默的父爱,也是使得我不敢和母亲往那方向走。只能小声的说道,「母亲,父亲还在旁边睡着了呢,别再说了,一下会吵醒他的。」

  母亲可爱的对我挤了挤眼道:「别怕,你父亲他一睡下就睡死了,你做些什么,他都不容易醒。」我摇了摇头,还是不敢相信,接着就看到母亲推了推两把父亲还轻声叫了两声:「夫君,中哥,睡着了吗?」回应她的只是父亲的鼾声,妈妈明显有些调皮神情,对我眨了眨眼,又还很女孩儿似的「哼」了一声,似乎对她不信任而生气。

  看到母亲的动作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但黑暗给我带来了一种强大的安全感,我吊着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半。

  想到如果再不顺着她的意还真把父亲摇醒了那怎么办,现在只能想着快点完事去睡了,於是试探性问了下,「那能,能用丝袜吗,我想要你穿了换下来的丝袜,那上面有你的味道,我喜欢。」

  「傻孩子,我当然知道你喜欢丝袜,那些以后再说,旁边有个美人儿呢,都不懂享受。」看来母亲能够理解我的恋丝袜的嗜好,也不知道妻子们给母亲灌输了什么。

 神情无比妩媚的母亲在我面前用她那开档丝袜包着硕大的屁股开始大幅度地
  扭摆,微微发红的脸上出现了一种媚态,卖弄风骚地扭动着她丰满的臀部,她的双肩扭转使她胸前之双乳为之颤抖不已着,上上下下移动她的手抚摩她的身体,纤细的双手在自己浑圆饱满的大乳房上揉搓抚摸,纤纤玉指不断地捏弄着红色乳晕上美丽突起的乳头,月光下的母亲,如同传说中的美神一样,浑身都散发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息,我喘着大气,再也顾不得睡在旁边的父亲了,或许他的存在,反而令我更加兴奋。

  翻起身来,我握住了母亲的双膝,轻轻的把它给撑开来,两片肥美的阴唇就像蝴蝶样,一点点粉红若隐若现,我伸出右手温柔地拨开母亲的阴唇,上面还粘着未干的淫水,暴露在空气中,我的鼻子里,立刻充满了母亲淫水的骚味儿和父亲精液的淫臭味儿,这种气味儿还是我第一次闻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下流的气味儿,发现竟然非常喜欢。

  母亲的阴道早在我拨开阴蒂时就以湿成一片,在我挑弄阴蒂的同时里面的水光更加明显,感觉得到母亲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我鼓起了勇气把食指往那窄小的蜜道探去,啊,那温暖、光滑的触感令我发狂。

  我像是个得到新玩具的小朋友般,陶醉於探索母亲的肉穴,这次我放了两只手指进去,容纳了我的两根手指的花道感觉窄窄的,里面,双指不停的摩擦着肉腔两旁,旁边有着一层又一层的皱褶,上面流淌着暖暖黏黏滑滑的淫水和精液沾的我双指都是,也不知道母亲是怎么锁住父亲精液的。

  「别掏了别掏了,等下还有用呢。」

  母亲身体本来就比较敏感加上我的百般挑逗,已经快压印不住自己声音了,她的手也不停的抚摸着我的背,母亲娇嗔的颤了一下,然后就扬起了天鹅颈,那两个肥乳也跟着抖动了起来。

  看母亲没註意到我,就偷偷的舔了手指沾着一点儿骚臭的混合液,在尝到了那股令人作呕的味道后,我并没有吐出来,相反我心里却充满了变态的兴奋感,也没註意到体内的异能奥义有反应了,而一举一动都留意着我的母亲眼前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妩媚的道,「来吧,少游,孩子,还在等什么呢。」

  听到母亲这句话,我马上得令,这可是我失忆后第二次做爱啊,呃,虽然第一次跟无双有点失败,现在算是第一次童子鸡呢还是第二次呢,但我可不会承认的,而且事后娇妻们也说不上我的问题,这次且看我大发神威,肏得母亲大呼小叫,哼哼哼,之前虽然有一帮娇妻在被下了禁令不能做爱,我也是可怜啊。
  我将身边的全裸身体全部揽了过来,紧紧地搂在怀里,那一刻,她既是我又敬又爱的母亲,也是我现在想要加倍疼爱和呵护的女人。

  我兴奋地跪在母亲大开的两腿之中,我握着小鸡巴顶住母亲屄口百般挑逗,用龟头上下磨擦母亲屄口突起的肉芽,磨蹭了好一会,这个举动却使母亲的身体里不断的涌出像涟漪般的骚痒感,母亲无比的淫荡由眼神中显露了出来,「就是这里,这里就是母亲屄屄的入口,进来吧,少游…」

  淫荡的母亲兴奋得发颤,胴体频频散发出成熟女人肉香味。

  几乎不需要对准,也不需要用手扶稳,只要臀部向前用力,长桿就能顺着无比润滑的水道畅通无阻的前行,就像有导轨一般,直接挤进了母亲的双腿间,那里,已然是一片汪洋大海了,我知道,那不止有着母亲在次次高潮中喷出的精水,而更多的是,还有父亲自己已经不知道射出的多少股他男人的精子!黏黏的,有些觉得恶心,又觉得异样的刺激,我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阴茎瞬间被股股不知是母亲分泌的还是耀残留的黏液包围,随着阴茎的深入,灌满母亲阴道的液体还因为异物的进入被挤出,冒到了我的阴囊上,有点温温的。

  啊,真是太爽了,我终於肏到母亲了,身体上传来的快感,和乱伦的禁忌感,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才刚刚做完爱的母亲感官还是敏感的时候,「啊……好舒服……孩子……啊……好厉害……啊……」

  一条丝袜腿紧紧夹住我的腰,母亲开始自己动了起来,可能是怕我的小鸡巴掉出去吧,母亲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是慢慢地耸动着,两个大奶子在我的脸上来回摩擦着,但是乱伦的快感不光让我感觉到舒爽,母亲也非常的兴奋,母亲的小骚逼紧紧地夹住了我的小鸡巴,身体颤抖着摇晃着大屁股,激动地快速地抽插的。

  「天啊,我的亲娘,别夹那么紧嘛。」

  可能是因为太激动了,我猛地用力抓起了母亲那剧烈晃动的双乳,没一会儿我就射了出来,我紧紧的抱着母亲的大屁股,精液一滴不剩的射进了母亲的骚逼里,将龟头顶到了蜜穴的最深处,将积攒了失忆后的处男之精全都喷了出来,我的肉棒在母亲的蜜穴里跳动着,一直喷射了五六下,才停歇下来。

  这还没一下插那么几下我就射精出来,尴尬的不敢看母亲的脸,而我的小鸡巴侵泡在父亲和我的精液的骚逼,暖暖的让我不想动弹就这么伏在母亲身上。
  母亲并没有什么责怪的脸色给我看,反而是一脸预料之中的神情,我还没读懂母亲的脸色,这时候母亲就道,「孩子,然后帮我清理干净,好吗?」

  然后话语里还小声夹着一句「要运起功法。」

  母亲说完,身体掉转了个头,一把肥臀坐在我的脸上,跟我形成了六九式,把我喷射之后有些干疼的龟头含到了嘴里,暖暖的感觉让我感到无比的贴心。
  听着她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我根本无法生出丝毫拒绝的念头,我伸出舌头,舌尖直达两片肥厚的阴唇,从阴唇逢的这一头舔到那一头,然后又这样来来回回。
  任由父亲和我刚刚射进母亲小屄伸出的大量精液,大口大口流入口中。
  由於母亲的小屄被撑得很开,即使我把嘴张很大,还是有少量精液流到了我的脸上,口腔里也充满了浓稠而又腥臭的精液味道。

  感觉到小屄内不再又精液流出,我就伸出舌头,在母亲的淫屄里舔弄,然后顺势将整个阴部舔得非常干净。

  母亲感受到我的努力,母亲也转过身子来用舌头舔着我的马眼,突然眼前一黑,伸手我压住母亲的头,将鸡巴拼命顶在她的嘴里,开始射精,嗯哼,看来我还是很可以的嘛,还能出货呢,连射了七八下,感觉实在太舒爽了。

  平静过后,我无力地瘫在床上,身体再也不想动一下,趴在母亲的身体上昏睡过去,剩下的就由母亲去清理了,这一晚我的修为再次进了一层,武师到武魄了,鸡巴也长到了八厘米,心满意足睡了过去。

  而这间卧室本来熟睡的陆中突然的坐了起来,拿过东西轻轻地为妻子擦拭着黏糊糊的阴道口,抚着乱蓬蓬的阴毛,擦完后,他躺回罗兰的身边,伸手把她光光的身体揽入怀里,手开始抚摸着她的乳房,慢慢揉着。

  「中……中哥,你生气了吗?」罗兰低低地叫了陆中一声,一点儿底气都没有。

  房间里一时间的沈寂。

  「没有,我这一辈子过的浑浑噩噩的,从来没有一天做过父亲责任,也没能力帮到少游,但我让我儿子进去了你的身体,让他采补我的功力,能帮到少游,这一辈子,也是值了!」

  陆中终於开口,在罗兰耳边轻轻地说,声音中透着前所未有的满足。

  听到陆中这么说,罗兰也心安了。

  现在,那张大床上的一家三口,幸福的女人被丈夫和儿子腻在一起睡觉,享受着天伦之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