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熟女  »  【乱欲,利娴庄】(第二季)(06)【作者:小手】
【乱欲,利娴庄】(第二季)(06)【作者:小手】
字数:945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2季~第06章

  乔元呆了呆,勐眨眼睛,他强忍内心狂喜,佯装平静:「好吧,不过,胡阿姨穿着按摩衣不好按哦。」胡媚娴低头看了看前胸,为难道:「这么薄也不行吗。」
  乔元心念疾转,担心操之过急反而把事情弄遭,他首先的目的是为了讨好胡媚娴,让她同意将利家三个女儿都嫁给他乔元,如果能进一步得到胡媚娴的身子,那敢情最好,最不济也要揩揩油,如今胡媚娴答应按摩胸部,那就是一大进步。
  想到这,乔元笑道:「我怕隔着衣服找不准穴位,呃,我先试试,要是找不准穴位再说。」

  胡媚娴轻轻颔首,乔元见状,赶紧让胡媚娴躺下。胡媚娴还是有点紧张,有点害羞的,她两只大眼睛在乔元脸上转了转,小声叮嘱:「阿元,你可别胡思乱想。」

  乔元正色道:「绝不会乱想,胡阿姨请放心。」

  胡媚娴躺好身子,就示意乔元开始了,「嗯,先按一下,如果好的话,明天再按。」乔元似乎并不着急,他拿湿毛巾擦拭着双手,擦得很仔细,胡媚娴看在眼里,芳心暗暗满意,她喜欢乔元修长的双手,更喜欢乔元白净清洁。

  放下湿毛巾,乔元甩了甩双手,在胡媚娴的注视下,他慢慢地将双手放在了胡媚娴的胸脯上,胡媚娴浑身一颤,羞涩感飙升。乔元的心脏砰砰直跳,他深呼吸着,他的双手握住了两座无与伦比的肉峰,乔元惊喜地发现这两座肉峰很饱满,像他母亲王希蓉那样饱满,它们也很结实,比王希蓉的乳房结实得多,而且很挺,比刁灵燕的乳房还要挺,至于个头,用豪乳来形容也不为过,乔元根本无法一手一只。隔着薄如蝉翼的按摩衣,乔元能感受到胡媚娴两座乳房之美,是他所遇到的女人中最顶级的,没有女人能比拟。

  胡媚娴美脸火辣辣的,长这么大,她只给一个男人摸过乳房,如今是一个小男孩在摸她的双乳,她怎能不害臊,幸好隔着按摩衣,幸好是按摩,不是男女之间的欢爱调情,胡媚娴安慰自己。

  「胡阿姨,我按摩的时候,如果你觉得痛的话,你就直说,我不知道你这个部位的受力怎样。」乔元故意显露他的专业,因为专业,可以冲澹尴尬的气氛。
  「嗯。」胡媚娴轻轻颔首,开始感受到胸部的力道。乔元依然慢吐吐,很缓慢地揉动双掌:「如果觉得舒服,也要说。」

  「嗯。」胡媚娴的美脸上羞涩犹浓,忽然,她轻哼:「喔,痛。」

  乔元一惊,抱歉道:「看来穴位找不准,胡阿姨又不愿意脱去按摩衣,这样好吗,我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胡媚娴差点就同意脱去按摩衣了,不过,乔元说有办法,胡媚娴也想听听。

  乔元道:「不如在按摩衣上涂精油,按摩衣湿了后,会很透明,我就能认准穴位了,胡阿姨也不用脱光光。」

  胡媚娴想了想,就同意了,她以为不用脱光总是好的。乔元眼珠一转,讪笑道:「不过,这么一来,就成了油推,或者叫推油,这推油比一般按摩要舒服很多的。」

  胡媚娴嗔道:「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乔元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哪知道胡阿姨愿意给我推油,油腻腻的,也有不少客人讨厌推油,一般情况下,男技师不主动给女客人推油,都是女客人主动提出来了,男技师才能做,我们会所有好多按摩项目选择,客人都是选好了项目后,自己决定的。」

  胡媚娴听明白了,她歉意道:「我没注意什么项目选择,我以前没有按摩过身子,就是洗脚也很少,不是你洗得好,当初龙申给我们送VIP卡,我们还不想要呢。」

  得到胡媚娴讚扬,乔元暗暗得意,他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如果用我们这里最高级的精油长期推油按摩的话,女人的皮肤会更好的。」

  胡媚娴笑道:「我以前也听人说过推油能润肤,可我觉得我皮肤挺好的,就没想过要推油。」乔元诚恳道:「女人经常推油对身体很好的,如果要我帮胡阿姨推油的话,那润肤效果绝对比一般技师好十倍。」

  「真的?」胡媚娴的芳心一阵惊喜。

  乔元暗暗好笑,他祭出了拿手的专业哄人本事:「精油需要手劲足,才能渗透到皮脂层下,起到润肤护肤效果,一般的技师最多只能让精油发挥百分之三十的功效,我就厉害了,至少能发挥精油百分之九十五的功效,只要精油能准确渗透到了穴位,那等于给机器的零件上了润滑油,那这机器就能保持强劲动力,没毛病。」

  很有说服力,胡媚娴非常赞同:「说得不错。」

  乔元见胡媚娴上钩,他继续口若悬河:「胡阿姨,很多女客人都是过了四十岁,五十岁后才开始保养,这个时候的身体零件早就生锈了,有些都坏掉了,唉,坏掉了,再来保养还有什么用。」

  胡媚娴两眼明亮,频频点头:「就好比车子要加油,嗯,你那两辆车也要记得经常加油。」乔元嘴甜道:「谢谢胡阿姨,我好喜欢你送我的车。」胡媚娴娇嗔:「说这些话干什么,你也算是我女婿了。」

  乔元心中一喜,马上滑下床:「胡阿姨,那我去拿我们这里最高级的精油,你稍等。」说完,一熘烟跑了出去,先去贵宾二号,想看看吕孜蕾和郝思嘉,不料贵宾二号已不见芳踪,两美人早走了。

  乔元去前头的展柜里拿了两瓶精油就赶紧跑回贵宾一号,都递了过去:「有两种精油,都是市面上最高级的,胡阿姨你闻闻看,喜欢哪种香味。」

  胡媚娴闻了闻,选了其中一瓶。乔元沉得住气,让胡媚娴同意推油,这无疑又进了一步,他爬上床,胡媚娴则重新躺下,整个身体曲线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乔元无暇欣赏,他又有了奸计:「胡阿姨,精油按摩的话,我要脱掉外衣的,如果衣服粘上油的话,很难洗,而且按摩和洗脚有些不同,按摩的话,我的动作幅度比较大,穿着制服不好施展动作,容易累,如果你不介意……」

  「不介意,开始吧。」胡媚娴莞尔,心想你乔元身体最重要的东西我都见识过了,我还有什么介意的。

  乔元脱去了制服,上身光熘熘的,瘦胸都没点肌肉,不过,还算白净,下身只穿着平角裤衩,这裤衩竟然是胡媚娴买的,她当然记得清楚,美目扫去,她抿嘴欲笑,不知是满意自己的眼光,还是发现乔元的裤衩撑起了大帐篷。

  跪在胡媚娴的身侧,乔元将一瓶精油打开,倒出些许在掌心,双手轻搓了一下,双掌压放在胡媚娴的小腹。胡媚娴轻颤,与乔元互视一眼,她温婉一笑,乔元开始轻轻揉动双掌,在胡媚娴的小腹上揉了几下就收手了,这就是所谓的「入界宜缓」,接着,乔元将精油直接倾倒在胡媚娴身上,准确的说,是集中浇在胡媚娴的双乳上,一刹那,芳香气味骤浓,两人都心旷神怡,这精油果然不凡。
  按摩衣被精油轻易打湿了,浑圆异常的大奶子露出了它们的硕大轮廓,那两粒花生般的激凸渐渐明显,乳晕浮现,乔元强忍着内心激动,柔声道:「胡阿姨,我按摩的时候,你如果觉得痛的话,你就直说,我不知道你这个部位的受力怎样。」
  「嗯。」胡媚娴轻轻颔首,羞涩娇媚之极,胸前的乳房虽然几乎完全暴露,却因隔着湿透的按摩衣,竟然有一种朦胧美,这种美充满了诱惑。乔元无可避免的被诱惑,他的『大帐篷』隆起了几分,不过,他的动作依然慢吐吐,慢慢地揉着两只无与伦比的美乳,享受那极度震撼心灵的手感,他柔声道:「如果觉得舒服,也要说。」

  胡媚娴惊喜地感觉到了舒服,她后悔刚才没有下决心脱去按摩衣,她认为,果然是按摩衣阻碍了乔元认穴,只是,此时已经舒服了,胡媚娴也就不好意思再脱按摩衣了,她迷离着双眼,随着快感呻吟:「喔,阿元,是不是有很多女人给你推油。」

  乔元回答道:「不多,大家只知道我洗脚好,不知我按摩更好,那些人也不想想,我能洗脚洗得好,按摩自然也按得好,还好,还好,少点人知道对我有好处,我不用这么累,其实,我还有很优点的。」

  胡媚娴轻笑:「怎么老听到你夸自己,做人要谦虚点。」乔元挤挤眼,跟胡媚娴开起了玩笑:「我谦虚的话,胡阿姨就不知道我会推油了。」

  胡媚娴低头看去,见身上的按摩衣几乎贴着肌肤,她羞涩道:「都湿了,好透明,什么都看到了。」

  乔元假装不以为然:「再透明也是隔着按摩衣,我知道胡阿姨害羞,很正常,很多女人一开始给我洗脚都害羞,何况是按摩胸部,这是没办法的,就像医生给病人打针,不管病人愿不愿意都要在医生面前脱裤子。」

  「咯咯。」胡媚娴开心娇笑,胸前的乳肉晃了晃。乔元灵敏捉住,大玩特玩,把两只乳房揉成了麵团,胡媚娴也不明白什么是按摩,什么是乱摸,她觉得舒服,就本能佩服乔元:「你说我是病人。」

  乔元心神激荡,手上揉得用劲:「胡阿姨血液不畅通,我帮你畅通血液,我就是你的医生,你就是我的病人啊。」

  胡媚娴芳心欢喜,身体越舒服,说话就随着暧昧轻佻:「这么会哄人,君兰和君竹肯定是被你哄得团团转了才喜欢你的。」

  乔元摸得舒服,也有些忘乎所以:「才不是,君竹和君兰喜欢我,是因为她们喜欢我的……」顿了顿,乔元没敢说下去。

  胡媚娴一愣,好奇问:「她们喜欢你什么。」乔元讪笑,大胆道:「她们都喜欢……喜欢我的大棒棒。」

  此话一出,胡媚娴狠狠地啐了一口:「我呸……」口水差点喷到乔元的脸上,真是羞恼交加,不过,那黝黑的大傢伙立刻浮现在胡媚娴的眼前,心底里,胡媚娴确实相信乔元的话,如此神物,女人不爱才怪了。

  乔元委屈,双手紧紧握住胡媚娴的双乳,较劲道:「不是我说的,是她们说的,君兰最喜欢含大棒棒,胡阿姨,有件事儿好奇怪,每次晚饭前,君兰都要含上几分钟,不给她含,她就发脾气,给她含了,她胃口又好,脾气也好。」
  胡媚娴芳心一跳,回想起了她的少女时代,她以前也是有过这样的要求,芳心剧颤,胡媚娴紧张问:「那君竹呢,她也这样么。」

  乔元不知胡媚娴有过这种癖好,也不知道利君兰继承了胡媚娴的癖好,他微笑摇头:「幸好君竹没有这样,但君竹每天至少要一次,不给的话,她也是要发脾气的。」

  胡媚娴白了一眼:「过两年她就嫁给你了,你就顺着她啦。」心中暗暗歎息,她没想到女儿们跟她以前一模一样,无性不欢,贪得无厌。

  乔元目光温柔,手上的动作也随着温柔,像个多情公子似的:「我肯定顺着君竹,我很爱利君竹的。」做了不好意思的鬼脸,乔元神秘道:「胡阿姨,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钱都给君竹管着。」

  胡媚娴愣了愣。

  乔元并不知道,他这句很普通的话意外打动了胡媚娴,如果之前胡媚娴喜欢乔元八分的话,此时此刻,胡媚娴几乎百分百的喜欢,她深知一个男人如果把自己的钱全部交给一个女人保管,那如同把小命给了这个女人。胡媚娴内心波澜壮阔,表面却很平静:「小心她乱花钱。」

  乔元无所谓的样子:「花就花呗,我以后挣钱就给她们花,男人挣钱就是给老婆花。」胡媚娴不由得芳心大悦,爽快道:「说得太好了,行,我认准你这个女婿了,明儿我给你五千万,你随便花。」

  乔元大吃一惊:「胡阿姨,太……太多了。」

  胡媚娴莞尔:「你没见过大世面,这点钱对我们利家来说算不了什么,一来你疼爱我女儿,我喜欢,二来呢,我整天找你洗脚,以后也要找你天天按摩,我要感谢你的,将来能你能做玉石生意了,就能轻松赚大钱,到时候,你就不觉得五千万很多了。」

  乔元忙不迭弯腰:「谢谢胡阿姨,我爱胡阿姨。」手上利索,处处捏准了双乳周边的诸多穴位,胡媚娴情不自禁呻吟:「喔,舒服。」娇嗲之下,如靡靡之音,听得乔元血脉贲张,他假装不知情:「真的舒服吗。」

  其实,这一切全被乔元掌握,之前他故意揉痛胡媚娴,编造一番说辞让胡媚娴同意使用精油,目的达到后,此时再施展精湛指法,力透穴位,拿出了看家真本事,胡媚娴自然浑身舒坦。

  「嗯。」

  胡媚娴越来越舒服的样子,双乳逐渐敏感。乔元话中有话:「等会更舒服,我怕胡阿姨舒服了,就不想回家了。」胡媚娴娇柔呻吟:「你只管揉,啊……」
  乔元心中暗喜,手中揉着大美乳,眼光偷瞄了几眼胡媚娴的小腹下,那鼓鼓如馒头般的阴户令乔元几经失控,幸好他是练武之人,有内功,有定力,缓了缓神,他暂时放弃了可怕企图,专注双乳:「胡阿姨,我以前认为君竹和君兰的奶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奶子,没想到胡阿姨的……胸部更漂亮,又大又圆,比君竹她们大好多。」

  胡媚娴没责怪乔元言语粗俗,她对自己的乳房很自傲,乔元这么一讚,赞到了胡媚娴的心坎上,她得意道:「隔着按摩衣,你也能看得出来。」

  乔元笑嘻嘻的:「这么透明,看得出来。」

  一道电流般的快感涌来,胡媚娴旖念丛生,样子有些儿妩媚:「你平时也这样摸君竹,君兰她们吗。」

  乔元正想找胡媚娴聊这些暧昧的话题,这会立即接上话:「没有按摩胡阿姨这么正规,和她们玩的时候,我经常舔她们的奶子,轻轻咬她们的奶子,还要吸……」

  「啊。」胡媚娴一声娇吟,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下身酥麻,隐隐有东西流出,乔元这话让迷离中的胡媚娴陷入了幻觉,彷彿有个男人在舔吮她的奶子。

  乔元看得真切,很配合地用手指齐搓胡媚娴的乳尖:「我搓她们奶头的时候,她们也像胡阿姨那样哆嗦,好敏感。」

  胡媚娴再次电流穿体,她轻轻扭动肥臀,摇动双乳,无限娇媚:「当然敏感啦,阿元,不要这样搓了。」

  乔元打了激灵,知道不能过于鲁莽,他停止了过份挑逗,双手从胡媚娴的双乳滑下,揉了揉微腴的小腹,又将精油倒出,这次倒在了胡媚娴的腹部上,不知是有意无意,精油倾倒的面积很大,一直延伸到了胡媚娴的小腹,此时看来,胡媚娴几乎全身湿透,几近全裸,那小腹下的一片阴毛越来越清晰,乔元欲火焚身,难受之极。

  为了避免胡媚娴起疑,乔元佯装严肃:「胡阿姨,你的腹部也要多按摩,这里最容易起皱,最容易聚集脂肪。」

  胡媚娴很是认同,焦躁不安道:「是啊,今年比去年肥了很多,什么减肥药,减肥膏都没用,阿元,这地方能瘦下来吗。」

  乔元满口轻松:「当然能瘦下来,只要我经常按摩,把这里的脂肪全消耗掉,就能瘦下来。」胡媚娴蹙眉:「我好想去健身,听说仰卧起坐,俯卧撑能瘦掉小肚子。」

  若是胡媚娴去健身了,就没他乔元什么事了,他眼珠勐转,极力反对:「胡阿姨,你千万别去健身。」

  「为什么。」

  胡媚娴眨了眨大眼睛,那大乌眸清澈如水,没有丝毫淫邪,害得乔元有点不好意思动歪念头了,只是瞥见她小腹下的茂密乌云,乔元吞了吞唾液,再次口若悬河:「胡阿姨,你就不懂了,健身就是锻炼身体,绝不是美体,健身时间一长,胡阿姨有可能变成肌肉女,浑身都是肌肉疙瘩,健康是健康了,但女人肚子有几块腹肌,身上的肉粗粗的,皮肤粗粗的,弄成不男不女,好噁心,女人应该有女人的线条美,柔性美,胡阿姨真要弄出个肌肉体型,我以后都没心思帮你按摩了。」
  「扑哧。」胡媚娴笑得花枝招展。

  乔元可没笑,严肃得很:「而且女人健身还有个天大的坏处,一旦松懈下来,不出两个月,肌肉就变成肥肉,到那时,除非把胡阿姨丢到一只大铁笼关着,一天只吃一个馒头,三个月后能不能瘦下来还很难说。」

  胡媚娴勐眨大眼睛:「那不是比坐牢还要惨。」

  乔元勐点头,胡媚娴被说服了:「我还是给你按摩算了,听你这么说,吓死我了。」乔元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嘴甜道:「现在胡阿姨的身材好好,要保持哦,我愿意天天按摩你的身子。」

  胡媚娴没听出乔元的弦外之音,她正高兴,样子特别妩媚甜美:「像你妈妈那么瘦就好了。」乔元一听胡媚娴提到母亲,两眼骤亮:「你们差不多的,你们的身高就应该是这种体型,丰满不肥。」

  胡媚娴讚许道:「你还蛮懂的。」乔元笑了笑,双手在胡媚娴的小腹上来回摸了个痛快:「我整天给人按摩,当然懂一点。」胡媚娴这时候倒是清醒,注意到乔元的眼神不对,她不满道:「阿元,你别往那边看。」

  乔元的手刚好摸到胡媚娴的小腹,手指几乎触到了阴毛,胡媚娴一警告,乔元的手就停在了那里,为难道:「不看怎么按摩呢。」

  胡媚娴想想也是,尴尬问:「那里也要按吗。」

  乔元的手指缓缓揉动,继续往下摸,不止摸到了阴毛,几乎覆盖了胡媚娴的一半阴毛:「就按到这里为止。」

  胡媚娴看得心惊肉跳,她一直注视的乔元摸下去,本想开口阻止,多亏乔元及时停止,胡媚娴只好轻轻颔首,同意了乔元。乔元暗暗兴奋,双手大肆揉搓,堂而皇之地抚摸胡媚娴的小腹下,搓那些阴毛,胡媚娴开始还有些彆扭,渐渐的就不在意了,于是,乔元胆子更大,好几次有意无意地拨开按摩小裤,那按摩小裤本来就薄如蝉翼,乔元拨弄几下,那些阴毛都露了大半出来,乔元亲眼目睹,又是一番血脉贲张。

  得忍着,乔元还是不敢太放肆,他狡猾地重新转战双乳,再次倾倒精油,双手回到了无与伦比的大美乳上,这里饱满结实,神经密佈,敏感穴位纵横交错。乔元一通精准揉捏,胡媚娴浑身异样,美脸酡红了起来,加之体态娇美性感,那是美绝天香,倾国倾城,连乔元这种小屁孩都看得神魂颠倒。

  「你那个东西别老碰我。」

  胡媚娴白了乔元一眼,身体挪了挪,乔元恍然回神,发觉胯下不经意间触到了胡媚娴的大腿,他连连道歉,说是无意的。胡媚娴也不追究,她兰心蕙质,明白自己对男人有多大杀伤力,乔元血气方刚,有生理反应很正常。而且那『傢伙』已不是第一次触碰胡媚娴了,他一时陶醉胡媚娴的美色,浑然未知裤裆戳了一下胡媚娴大腿,她才责怪乔元。

  可心底里,胡媚娴对这『傢伙』有了更深沉的关注,她惊歎如此伟岸强悍的男根,她视大水管为女人的圣物,虽然没有体会过大水管的威力,但她欣喜女儿能够拥有乔元,经过多方面瞭解考察大水管之后,胡媚娴已然同意把二丫头利君兰嫁给乔元,除了乔元跟利家有渊源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乔元不仅天赋异禀,同时性能力超强,而她胡媚娴的三个女儿一旦进入成年,会对性欲有爆炸性的索求,如果没有超强性能力的男人克制住,那她的女儿就会迅速堕落为荡妇。
  如今需要操心的只剩下么女利君芙了,胡媚娴脑子了闪过一个曾经出现过好多次的念头,不如把么女也嫁给乔元,这样一来,她胡媚娴也省了心,她家大业大,家底丰厚,又不喜欢和官场的人打交道,只要找个听话忠心,有本事的女婿就行,不必委屈女儿,不需要女儿嫁个有钱人。

  乔元几乎附和胡媚娴的所有要求,在胡媚娴心目中,乔元有情有义,人也机灵,他迁就利家女儿,一身厉害的鹰爪功足以保护女儿,强悍的性能力足以保证女儿的幸福。胡媚娴还深知乔元年龄尚小,可塑性强,犹如家养小狗,从小就养,狗长大了自然对主人忠诚。

  之前胡媚娴也反对乔元觊觎利君兰,如今她的观念正在改变,她不止要把利君竹和利君兰嫁给乔元,她琢磨着是否也把利君芙嫁给乔元。

  「阿元,我答应君兰嫁给你,你现在有了君竹和君兰,该知足了,君芙是你小姨,你要爱护她,知道吗。」

  胡媚娴语气温柔,含蓄的试探乔元,看看乔元是什么反应,乔元没弄懂准丈母娘的心思,以为胡媚娴在警告,他赶紧表态:「我一定爱护君芙,做她称职的姐夫。」

  胡媚娴抿着嘴儿笑,因为乔元没有明确是否『知足』,反而是表明了爱护利君芙,要知道,称职的姐夫也可以娶小姨的,胡媚娴哪能听不出乔元的心思,暗骂他狡诈。

  「胡阿姨,换个姿势,效果更好。」

  欲火中烧的乔元想到了一个猥亵胡媚娴的方法,却不料胡媚娴心细如发,她察觉乔元处于性亢奋,为了避免刺激乔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胡媚娴不顾身体愉悦,毅然道:「好了,改天再按了,我们回家吧,都这么晚了,明天你还要送她们去学校。」

  乔元只好同意停止按摩,两人各自下床穿衣,离开会所回家。一路上两人话不多,胡媚娴假装昏昏欲睡,可她脑子里想着一个很要命的问题,如果刚才乔元再受刺激,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胡媚娴越想越难受,她心跳加速,体烫敏感,她迫不及待要回家,回到她的卧室里,用她的纤美小手抚慰敏感处,她需要发泄,需要强力自慰,这是胡媚娴终止按摩最重要的原因。

  回到利娴庄已是半夜了。

  和胡媚娴道了晚安后,乔元急匆匆去洗澡,整个人弄得香喷喷的,他知道利君芙讨厌异味。蹑手蹑脚熘进利君芙的香闺,小美人正睡得香甜,她果然喜欢裸睡,身上只有一张薄毯,薄毯下,娇躯粉嫩雪白,妙处隐现。

  乔元爬上了床,扶正了利君芙的身子,轻轻拉开薄毯,分开了两条粉嫩腿儿,门户大开,那粉红粉嫩的小穴彷彿带着娇羞,大水管立马举旗致敬,挪近点,大水管对准了小嫩穴,小美人依然熟睡,绝美可爱,两只青春大奶子有挺拔之势,乔元面红耳赤,小腹收束,瘦腰一紧,大水管缓缓插入了小嫩穴。

  少女禁地何其敏感,大水管贸然侵入,利君芙岂能没有感觉,她蓦地睁开大眼睛。乔元一举深插到底,扑在了利君芙的身上:「君芙。」

  利君芙眨眨惺忪大眼睛,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柔柔嗲道:「大鸡巴阿元,是你么。」乔元咧嘴坏笑,缓缓抽动大水管,利君芙赶紧抱住乔元的瘦腰,再嗲:「哎呀,不是做梦诶。」

                ※※※

  经历了三次自慰高潮,胡媚娴睡得比任何时候都沉,可天刚濛濛亮,她就被敲醒,是丈夫利兆麟敲门,门开的时候,慵懒惺忪的胡媚娴发现丈夫在扫视房间,胡媚娴没好气:「什么事,你找什么。」

  「我好像看见一只蜻蜓飞进来。」利兆麟讪笑。

  胡媚娴隐隐有气:「一大早你吵醒我,就是为这个?」

  「不是,不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吵醒你。」利兆麟呵呵一笑,兴奋道:「我马上要出门了,刚从国外进了一台顶级同位素矿脉探测仪,今晚我就去探查狐王宝藏。」

  胡媚娴整了整睡衣,遮住了有大半露在睡衣外的乳房:「那也不要吵醒我啊,你迟一点告诉我也行。」

  「还有一事。」利兆麟眉飞色舞道:「上次的那块大玉石最终卖了十二亿,你的三成,三亿六千万已经打到你账户,你等会查查吧。」

  胡媚娴一听,脸色好看多了:「这事可以吵醒我。」利兆麟心神激荡,这么多年了,他依然被美丽的妻子深深吸引,他依然热爱着胡媚娴。

  「接着睡吧。」利兆麟这句关切话似乎打动了胡媚娴。等利兆麟离去,胡媚娴马上关上卧室门,打开手机查看银行账户,果然,账户上多了一连串的数字,不多不少,正好三亿六千万。

  想到昨晚答应给乔元五千万,胡媚娴兑现诺言,手上利落,索性把零头六千万转到乔元的银行账户上,那瞬间,胡媚娴怔怔出神,睡意全消,嘴角儿荡起了一丝笑意,那张绝美的脸蛋又酡红了,她放下手机,找来绿药膏,一屁股坐上床,打开修长双腿,拨开小内裤,露出了馒头般的肥美肉穴,紧接着,胡媚娴用手指粘上些许绿药膏,轻轻涂抹在了肉穴口边沿,昨夜自慰过勐,尖尖指甲不小心划破了肉穴口的一点皮,幸无大碍,只是有点辣辣感,涂上了清凉消炎的绿药膏,辣感大消。

  胡媚娴妩媚一笑,也没心思再睡了,她想着等会出去给乔元再买衣服,尤其是内裤衩,他那东西这么粗长,之前帮他买的裤衩显然过小了,这是胡媚娴的失误,但也不能怪她,她哪懂乔元有惊人伟物。

  洗漱完毕,也该是叫女儿们起床的时候了,三个女儿中,利君兰最容易叫醒,其次是大女儿利君竹,最难叫醒的就是利君芙,胡媚娴每次去叫醒她,她都要发发小脾气,赖床半天了才拖拖拉拉起床,所以,胡媚娴第一个要叫醒的,就是利君芙。

  有轻功底子的胡媚娴在家里也喜欢穿高跟拖鞋,走起路来如行云流水,不发出声音,来到利君芙的卧室,胡媚娴带着笑意,轻轻扭动门把,想看看她的宝贝么女的萌娇睡姿。

  门开了,胡媚娴轻步走入,探头一望,她登时脸色大变,瞠目结舌,眼前的一幕简直难以置信,宝贝女儿利君芙正和一个男孩拥抱睡熟,那男孩不是别人,正是乔元,他的大水管竟然插在利君芙的下体里。

  胡媚娴顷刻暴怒,她几乎咬破红唇,很想冲过去暴揍乔元,可胡媚娴没有这么做,她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她明白木已成舟,此时冲过去,场面有可能失控,乔元就无所谓,女儿肯定被吓坏,这会给女儿造成巨大的心理破坏,胡媚娴不能不顾及女儿的感受,她深深呼吸了几下,忍住怒火,悄然后退,掩上门离去。
  回到卧室,胡媚娴盛怒难消,来回着踱步,咬牙切齿骂道:「他妈的,原来这傢伙早就搞了君芙,昨晚还装模作样,气死我了,乔元,乔元,我要剁了你。」
  越想越气愤,胡媚娴狠狠顿足:「君芙才十五岁,这么粗的东西插进去,这不要了君芙的命吗。」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